Thursday, 22 February 2007

吃在新年。

搞掂年三十晚,但故事仍然繼續,到新年正日年初一,周街要麼打鑼打鼓皆大歡喜,要麼處處休息關門大吉水靜鵝飛,話哂正日,若然又求求其其的要碗粉麵胡混過去真的太可憐、太作賤自已,就決定再南下九龍城一探泰國各鄉里。

全九龍城,開店率最齊全就是泰國餐館,原打算到泰式粉麵之王同心一嚐其巧手鴨肉湯河的,但見店裏人煙沸騰,無謂入內望著人堆獨唱「樓上有人雙雙對對,樓下有人好鬼悶」,就卻步轉戰年前幫襯過、撚手炒金邊粉的小店光顧,入內見店內盡是泰國鄉里,不知何故感覺反而變得更加自在。





↑師父心情靚,是晚螄蚶份量特別巨大,一人獨吃實在太多了


本人作為螄蚶狂熱者,到佳節當然要放肆一下獨享一客大快朵頤,只見數十粒可愛小伙子堆在碟上充著血水腫頭飽滿的向我連聲「恭賀新禧」,實在不得不即時手起嘴落向各弟兄血紅小嘴啜番一啖,沾上辣汁的螄蚶鮮味得到額外加乘,就像生蠔與嫩蜆之魔鬼化身,又嫩又滑,令人不禁一隻接一隻的不能自拔。

店方選用之螄蚶有大有細,望落充滿光澤呈血紅健康色水,不用懼怕誤吞穢物嘔吐大作,起碼自己是晚生吞了整客數十粒依然安然無恙、無病無痛,新鮮程度有保證。

白灼螄蚶一客才三十八元,屬個人一見必點菜式。



↑相對曼谷街頭雞飯,這裏的海南雞飯就略為遜色。


齋食生冷野感覺差,自然要點樣主食才像樣。


命名為泰式雞飯還可以接受,但就真的很難明白為何逢泰國餐館總會有海南雞飯一味,感覺有點像 Outback 忽爾屁股痕癢將爆谷蝦改名為蝦餃一樣,明明就好像風馬牛一樣互不相干。


此處的海南雞飯雞肉去骨,不嫩不滑但有雞味,感覺有點像住家白切雞,食味不差,但又想不出再嚐理由。鋪底雞油飯味道適中帶點硬身,對於我呢類受硬唔受軟之輩,更覺飯比雞出色,見螄蚶殘殼剩餘點點血水,就將之混飯吃,想不到風味更佳,若然將白灼螄蚶半份起肉混飯吃,將會是另一番美好光景。


完事,飽到上心口的喝著泰啤回氣,聽著各鄉里不停互道恭喜發財,估唔到年初一流流聽得最多恭賀說話全出在泰人口中。埋單連兩枝泰啤合一百零五元,十八元一枝細樽裝泰啤實在太貴了,下次都係要枝大青島比較划算。


滿身飽暖,即時跳上巴士歸家,繼續屈在電腦檯前看日劇過日辰。

名稱:昌發泰國粉麵屋
地址:九龍城城南道27號地下


1 comment:

ShoGunB said...

乜宜家仲有地方食到螄蚶O架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