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April 2010

《櫻之桃與蒲公英》。


素來討厭看古裝電影,當中尤以東洋出品最深得我厭惡,總覺得它們的古代欠缺應有真實感,就好像後世硬生生虛構出來一樣。請不要問我為甚麼會有這種痴筋想法,若然知道原因的話我就會用行動來改掉這種歪曲思想了。

上星期背棄自己喜好忍痛奉上真金白銀入場看《櫻之桃與蒲公英》,除了因為廣末涼子和松隆子,背後還有一個堪稱全宇宙最強而有力的驚天動力:

廣末涼子首度於銀幕前露點演出。

好多老街坊都知道,雖然本人一直稟承著看一套日劇愛上一個女優的習慣,但心底裏始終預留了一個很大的缺給廣末去填滿,情況有點像很多電影劇集內的偷食老公,大刺刺走出池塘大吃大嫖玩樂透,到結局總會是鳥倦知還明白其實最愛只有誰,就回到賢妻身旁變回一個好男人,雖然個人認為三個月後上演的續集名稱會是《偷食老公之重出江湖》,但點都好,廣末之穩住大廳歸宿作用老早得到本人肯定,所以你話當我看到廣末會在《櫻》訓身露點一事,有咩辦法唔入場搖旗助威一下?

結果係,廣末戲份極少。戲份極少之餘,還要佩戴上一個連眼鏡控也會輕藐的金絲土氣眼鏡。土氣之餘,最重要係,無露點,就連取巧地肚臍眼那一點也沒有,感覺猶如花上半日下載回來的AV,到觀賞一刻才發現原來是沒有肉搏戲份的唯美寫真系列,真箇是大失所望。

實在太難過了,一邊看一邊極力回想到底「廣末露點演出」一事是從哪裡傳出來,腦海漸漸浮現出《蘋果》娛樂版看到的一段報導,大意為「改篇自太宰治名作,由松隆子與淺野忠信主演新片《櫻之桃與蒲公英》獲得某某獎項,訓身露點演出的廣末雖沒得獎,亦越洋送上祝賀」之類,怎麼現在會貨不對版起來?難道廣末沒得獎就抽起胸前兩點拒絕放送?

先勿論點對點問題,單就電影類別而言就很不合個人脾胃。東洋古裝先天被扣分,節奏緩慢悶氣橫秋故事以及女角們沒來由的死心塌地皆看得人昏昏欲睡頭頂冒煙,我明白電影要拍出原著神髓是需要相當片長且古今中外甚少作品可以做得到,但前文後理總需要理得乾淨吧?現在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段沒道理沒組織沒結果少配樂的悶絕痴戀痴愛,片中相對有趣的妻夫木聰又沒能繼續發展下去,我真心為自己能抑住睡魔睇足全場感到無比自豪。

說句公道話,本片除了沉悶平淡之外並無甚麼過失,我甚至認為喜愛太宰治作品的會看得雙眼發光感動流涕,奈何本人只看過《人間失格》且沒甚麼特別感想,就未能愛上了。

事後向B 小姐稟明入場原委。

「我從來無睇過報紙有寫廣末會露點演出囉。」B 小姐打著呵欠說。「係咪你自己谷精上眼一不留神蒙蔽左視線呀?」

「我真係記得有報導講過架!」

「就算係,兩點唧,有咩好睇?你要睇我比你睇。」B 小姐認真對我說。

「係咪咁筍先?」

「嗱,睇飽佢。」說時遲那時快,B 小姐抽起衫袖露出手臂上兩點小痣。

係咪好離譜呢?係咪離譜到近乎發癲呢?但很遺憾講句,其實B 小姐這個誕生在侏羅紀時代的老土笑點,已經比《櫻之桃與蒲公英》有趣十倍以上了。

4 comments:

牡丹 said...

嘩咁你要娶咗佢喎!XD

潤滑KY said...

好呀!
等我練定D日文先~

Anonymous said...

請解釋何以對廣末死心塌地?禮儀師你睇左好多次?

潤滑KY said...

無名氏:
愛是無法解釋的,
禮儀師個人只覺普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