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April 2010

同學搞乜先 飲醉就發癲

失戀+ 吹雞= 不醉無歸這條方程式在港非常盛行,我性格向來龜縮唔多理解一頭男人向外宣揚情傷可以得到何等快感,但既然身兼舊同學和好友兩職的朋友C 前星期某晚聲稱失戀要求醉,無謂撥冷水,就放工後準時出席。

吹盡雞,趕到案發現場加埋事主和我才不過三條人,瞥見席上門庭之冷落,微微暗呼數回可憐後,開始提供打爐隊啤聽苦水一站式陪酒服務。由七時多踩到十一時,十蚊三大枝關係,喝的盡是藍冰;失戀大過天關係,聽的盡是怨聲。戰至下半場中段,陪酒男B 只剩三分意識醉攤桌上,我則餘下五分灌著普洱傾力沖淡體內酒精濃度,至於我們的男主角朋友C,早早醉得失心瘋,並不停胡言亂語向著身邊人無理謾罵,塵世間最討厭醉酒行為,在他身上可謂飽覽無遺。

飲酒後意識薄弱關係,以下跟朋友C 對話之內容大意僅能盡力默出,絕不代表事實之全部,粗口部份亦因要反映事態嚴重性而盡量保留,敬希衛道人士火速退避。


去完洗手間放水回席,尤記得先前還在熱烈討論其前女友行為問題,怎麼現在話題忽爾急劇轉變?

「有時我都真係唔知條曾生搞乜撚野,我地班香港人其實好撚簡單咋嘛,我地想咩唧?生活得安安定定唔好搞咁Q多野啦,咁樣好難架咩?高鐵普選廿三條甚麼甚麼,我雕!等我死左先搞啦你老味,我人生長起上黎得五六十歲,你地爭取自由仆你個街自己搭飛機想去邊就去撚到夠啦,唔好搵我黎較飛呀大佬!」

大家唔好怪佢,醉漢本身已經不太講道理,何況還要是失戀的醉漢?堪稱天下間最無理取鬧之動物。

「喂,咪扮識政治啦你,講返條女點洗你錢好過啦...」環顧四周,眾食客皆向我們投以賤視目光,為表朋友C 言論不代表本人立場,我刻意用上雙倍分貝回了過去。

「洗條蕉呀?而家都無女洗我錢啦,你即係玩X 我唧!」對於朋友C 的無理取鬧,我由衷的感到無奈無說話好講。

「你醉喇,返屋企訓覺啦你。」我望望錶,想起翌日還約了友達看《月滿軒尼詩》,就向遠處正在陰笑的部長示意埋單。

「我話你呀!你條契弟成日扮哂野!」朋友C 邊說邊乾了剩餘啤酒,逕自斟起酒來。「你...我真係想話X 你好撚耐,成撚日呢...扮哂忙,電話又唔撚去聽,MSN 又唔知做乜Q 野成日隱形扮撚哂隱士咁,谷鬼氣你不如丟撚左個電話落屎坑啦仆街!」

「哈?又關我事?」我傻笑著,做咩鬼無啦啦燒到我果疊呀?

「講真,袁健你唔笑個樣呢...起碼都似返個人...」朋友C 邊指著我邊又再乾了整杯啤酒。「但你一笑,真係成個採花賊咁款,好仆街!」

「...採花賊?」武俠片咩大佬。「係又點,又唔係採你朵爛鬼菊花,你嬲個甚麼勁呀?」

「你真係...衰到呢...」其時,朋友C 忽爾好像洩了氣的陽物一樣,愈漸放軟緩緩攤在桌上完全失去應有硬度,同一時間,部長一臉賤笑提來賬單,我「有冇咁橋呀?」地心暗忖著。

望望,合共八百多,再瞄瞄,兩條友皆活像兩碌屍體一樣毫無知覺,若然不是二口六面看著他們瘋狂隊酒的話,我真的懷疑這是一個由二人策劃昆我請食飯兼順便執我一劑的新派寶藥騙局。

「...都話唔食象拔蚌架啦...」後,丟低九舊就先拖著朋友C 出門,當我再折返,陪酒B 已經可以腳步浮浮自行步出酒樓。

哈,你好野,比錢時又唔見你曉醒。

陪酒B 搖搖晃晃先行離開,我則拖著爛醉朋友C 到馬路邊。跟女孩子企一晚我無任歡迎,但跟麻甩佬就萬萬不能接受,無計可施,只好連推帶撞將其啪上的士,直驅老家後奮力將其扯上睡床,才能安心走入浴室沖走一身流得毫無價值的熱汗。

翌日從大廳爬起身,身軀好像大戰了五百回合一樣腰酸背痛到極點,定定心神後一邊刷牙梳洗一邊思考著整件事情:出錢出力還要出賣閨房來侍候這條大少,我前世究竟犯了甚麼事要落得如此悲慘下場?

完事,走出大廳赫然發現朋友C 已經起床並以死魚般的眼神攤坐在沙化之上擔天望地。我望著他想說些甚麼,但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口,同時他亦望著我想說些甚麼,又好像不知道應該怎樣開口。

我明白,朋輩間的感激說話控辯雙方都總是不太好意思去處理,為免現場瀰漫過多死空氣,就裝作豪邁來沖淡箇中尷尬氣氛。

「做咩呀仆街仔,有野就講啦。」我刻意木著臉說,並準備迎來榮譽勳章。

誰不知...


「喂,煮個餐蛋麵黎食丫,飲完酒肚空空好辛苦呀。」



失戀果然有根據,抵你死。

13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爆笑之作.

素顏天使™ said...

你個採(菊)花賊!XDDDDDDDDD

Anonymous said...

哈哈! 我鍾意呢篇!
CC

puiyee said...

正!笑到喊

卡臣 said...

抵佢死啦

Chung Ming Yan said...

...真心戥你慘,最慘你又吹佢唔脹喎。

Moni said...

interesting post!! I really laugh out loud!!

潤滑KY said...

素顏:
我以性命起誓絕無採佢朵菊花!!

Chung Ming Yan:
無辦法,一年總有一兩劑呢家野,
但下次唔好搞我~老喇,頂唔蒲~

Moni:
呵,謝捧場~

Hui said...

lol!

Hui said...

五六十歲失戀, 好sad!

潤滑KY said...

Hui:
誤會了,
「我人生長起上黎得五六十歲」
意思係「我條命頂多得五六十歲」,
年齡實則廿多~

三隻耳朵 said...

唉!近排多天災點知還有人禍!係呢,查實我比較關心果九舊水如何處置?不過聽聞閣下家住半山睇怕都吾鬼記得喇那區區數目。

潤滑KY said...

三耳:
連你都知我住半山~?
消息真靈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