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15 April 2010

泡韭菜。

喜歡吃韭菜嗎?我就相當喜歡了,每次到潮州打冷店鋪晚膳,價廉物美的韭菜豬紅總會是常規軍之一。回到家中老媽沒煮食新主意,簡簡單單來一味韭菜炒蛋也很醒神。行大運遇著心情大好,使出撚手作蝦醬韭菜炆火脯的話,農民就有麻煩了,醬濃菜脆肉豐腴,不禁令人飯接飯的未能停口,試問不加把勁收割又如何應付巿場對於稻米的急劇需求?要數古早味,我會投煎韭菜餅一票,香焦脆口軟餅身,內藏大量切段韭菜,實在令人惦念,現在街巿賣的餅皮多呈乾硬化,內裏韭菜稀少得如山珍海味般矜貴,啖落了無生趣,甭提了。

身邊不少朋友不喜韭菜,說其味道濃烈未能接受,本人視味兩覺皆重口味,一直不察覺其氣味有何獨特之處,但自從數日前嚐過在崇光入手的泡韭菜後,我今天終於知道錯。


泡韭菜由日妞親手分好盛入袋中,付鈔後原袋放入手提包內就乘巴士歸家去。回到家中解開封存膠紙,一陣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臭從袋內噴射而出,直入鼻腔再硬闖喉嚨管道強攻心臟,屬一種會依附身體軀不散的氣味。拈起牙簽微微翻弄,黑瘀紅色韭菜中蘊藏大量蒜頭粒,相信怪味就是由辣椒醃料、蒜頭粒和韭菜三大濃友混合所產生的化學作用而起。

手起簽落嚐一嚐,爽脆之餘咸辣兼備,剩吃不俗,伴飯下酒更佳,但吃了兩三口,濃烈異味慢慢從鼻孔漫延至口腔,令人彷彿置身於鄉間蒜頭韭菜田一樣,渾身不自在。捺不住,先將韭菜入盒蓋好放到雪櫃,再走進洗手間使勁刷牙嗽口五分鐘,口腔氣味終告除掉,但強勁氣味卻持續從食道湧上口腔,情況堪虞。

你說我口臭嗎?我想稱為喉臭會比較貼切。你問我可以怎解決嗎?恐怕只有深喉清潔才能解決得了。

整晚與怪味同床,翌朝梳洗後準備到廚房取住家飯上班,誰不知竟遭遇只有火災現場才會發生的搶火災禍。甫打開雪櫃門,一陣強勁異味彷彿烈火一樣突然從門後澎湃爆出,掩鼻探頭一望,不得了,原來昨晚伏妖儀式幹得不夠妥當,膠蓋鬆脫,導致泡韭菜特殊氣味在雪櫃內四散,並迅速雄霸了整個食物界,就連置於蛋格用作吸味的檸檬亦慘被波及,幻化成半枚醃製檸檬。

泡韭菜很好吃,但味道實在過份濃烈得直達燻死人之境地,那麼,我究竟應該怎樣去處理剩餘下來的泡韭菜才算正經事?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當晚單單洗雪櫃已經洗了我差不多兩句鐘,救命。

3 comments:

仕仔 said...

我也很喜歡吃韮菜.

濃烈氣味應該來自沒烹煮過的蒜泥身上.今晚用餘下泡韮菜來炒蛋我想應該幾好食. 如果第二時再食呢D咁重味既好野, 食完拍一盒牛奶就可以闢味.

以上乃曾仕榮提供的錦囊小貼士. ;)

BMAL said...

喉臭, 笑死我
你可以試下用咖啡渣或者茶葉渣辟下雪櫃d味呀

潤滑KY said...

仕:
我決定豁出去,擇個吉日無街去,好放任咁狂啪哂佢~反正都臭,就食多D~

BMAL:
唉,你遲左兩日了,雪櫃已洗淨,
洗雪櫃同抹keybroad 既感覺差不多,
好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