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3 April 2010

艾乏力。

心情不佳,無謂野不想多說,就直接跳入無聊部份吧。


身在辦公室對著電腦工作,有咩好得過可以MSN、Plurk、微博和漫畫同時五管齊下連環爆發的一氣呵成進行?若然遇岩人緣星當旺直照頭頂,五面紅旗在螢幕底閃來閃去閃得閣下心煩意亂按捺不住來回反覆不停埋頭苦幹,甚至還可以在忙亂趕急中覓得興奮快慰。

我要的幸福,原來就在不遠處。

「喂,袁健。」MSN 傳來身在另一大廈的女同事A 訊息。

「?」

「你個好朋友入左醫院喎。」沒多久又傳來另一訊息。

我跟女同事A 皆很喜歡將一些不受歡迎人物又或脾氣古怪人士強推予對方為「你個好朋友」,所以這裏的好朋友,其實泛指公司內某廢柴,但公司廢柴何其多,所指究竟是那一碌呢?阿媽教落講是非不能明言,所以提問人要相當具學問才能問得出答案。

「Oh!My Poor best Friend!(噢!我可憐的摰友!)」
「咁查實即係邊個唧?」

「你句英文+ 中譯真係好白痴...」
「呢,成鬼日得個坐字唔做野果個呢,尋日做做下野話頭痛請左半日假。」

「我想講妳呢句得罪左我地部門好多人囉,但不包括我。」
「頭痛都請假?咁我一年咪要請百九幾日假?」

「係喎,佢話問醫生點解會頭痛,個醫生話要知唯有照腦驗血。」
「最估唔到係,條友真係入院Check 囉。」

「痛到咁?大鑊野?」

「咁又未知,好似話訓緊醫院。」

「要留院咁即係腦癌腦腫瘤果科野喇喎。」

「無人知,係留院等結果唧。」

「等結果都要醫院等架?」

「你咪理,人家有錢你吹咩?」

「咁又係,有錢人條命係貴D。」
「咪先!咁又請幾多日病假?」

「鬼知咩。」

「反正都係,叫佢順便Check 埋智力。」

「咁個結果一定Check 到佢有問題,智力有問題。」

「哈哈。」
「老老實實,查實邊個係我Best Friend 唧?」

「搞錯呀,講咁耐你都唔知架?」

「喂大佬,你係講左咁耐都無提過囉。」

「都話成日齋坐唔多做野果個咯!」

「我個個好朋友都有咁既特性架啦,如果唔係都唔算好朋友啦。」

「成日蛇左去唔知去左邊果個呢。」

「咪又係一鬼樣!個個好朋友都係咁架啦。」
「開估啦。」

「係咪同事黎架你,咁都唔知。」

「怪就怪公司太多好朋友啦。」

「點解我地部門特別多?」

「車,你看我看你唧。」
「話唔定同一時空同一空間有人用緊同樣模式話緊我地。」
「開估啦。」

等了良久,沒回覆。

「拍緊《壹號皇庭》咩大佬,兜來兜去問左幾個字都問唔出答案...」
「來吧,說吧。」

依舊沒回音。

「你咪講一半唔講一半啦,巧吊癮耶~」

扮Cutecute 也得不到回應。

「痴線,咩妳咁樣講人是非都會有快感架咩?」
「你不如隨街捉個陌生人聽你講啦笨。」
「快講呀死野~」

最後還下了線,就好像從沒存在過一樣。

到底這位好朋友是誰?我不知道,亦不想講你知。


心情不佳,尾都廢事收由佢求求其其突哂出黎好了。

2 comments:

Chung Ming Yan said...

呢個ending很讓人不爽啊!

潤滑KY said...

咪就係~
最憎聽是非聽到唔嗲唔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