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0 October 2009

狂食喪飲今晚夜。(下)

事先聲明,我是一個専揀垃圾酒來喝的狂徒,每每走到超巿在酒架上看到只花十來廿塊就可以購入包裝靚靚仔仔、又宣稱來自異國的紅白酒就覺得這個世界佷奇妙、身在香港很幸福了,所以下述酒類評語基本上就連供參考都窄窄地,看倌們得閒的話求求其其睇完就請即忘記,無需驗証。


現場只有老爸、老哥和我喝酒,當中老爸又年紀漸長越喝越少,見大家還未進入狀態,打頭陣就開枝最便宜的白酒來熱熱身。據Taste 招紙介紹此白酒帶淡淡菠蘿果香,適合配搭魚類,售$42。

老實說,不知是我先天性舌頭上欠缺了某種味蕾還是其他原因,就經驗所得,每次招紙所寫又或售酒人所說的那些果味不論我怎樣細意品嚐都好,永遠都沒辦法嗒得出個味來,今次這枝亦不例外,菠蘿味無影無踪之餘,味道甚至還咸得毫無道理,其咸味之烈甚至令我懷疑此酒有治療痱滋妙效地步。

經過十來分鐘抖氣,加上吃點東西後咸味相對變弱,自然較易入口,但酒,仍然係難飲的。


時間尚早,第一枝很快就耗掉,接力上場有是晚最貴價白酒。

據報此酒有清新柚香味,適合配搭海鮮及生蠔之用,最重要還報稱得獎,得獎才售九十塊,真划算。

事前懶勁的晃兩晃酒杯再索兩索酒香,除了酒味之外一無所聞,入口試試,不得了!這款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飲到入口而又確確切切嗒得出果味的白酒!嗒得出之餘,果味還要是濃濃的並非虛虛幻幻似有還無那庭,在品酒界方面這究竟是福是禍我唔多知曉,但就個人來說,就真的很對口胃了。

打後果味隨著抗酒性及食物味道有所減退,但酒入口依然順喉很舒服,下次飯聚的話可以再來一次。


我到Taste 只買了上述兩枝白酒,返歸後見食物陣容後心知唔多夠貨,為免中途斷癮,就叫老哥帶點上來應急,結果條友就在家裏帶了一枝爛鬼桃橙味香檳來,當下子就理解得到,這分明就是偷懶嫌煩廢事行。

當大家飲了數杯白酒味覺變得很緊之際,忽爾來一記那麼甜甜有氣易入口少酒精果味香檳,試問有咩辦法會覺得唔好飲?要稱此行為實屬犯規相信都不會有人有異議。

雖然酒精只屬於老幼咸宜程度,但咁樣跟白酒撞一撞,都真係開始有點料到的。


一家人笑笑說說想想不經以乾了三枝,酒去得比賽前預測還要快,來到半路察覺酒類儲存嚴重不足問題,雪櫃係有啤酒,酒櫃亦有白蘭地威士忌,但那個階段飲啤酒烈酒的話恐怕會死得很慘,老哥就急電兄嫂到樓下百佳買兩枝白酒來補充彈藥。

不知是否先前所喝的還殘留餘韻,這款白酒飲起來味道變得很特別,甘甜又好像帶點花香木香,我們仨都很喜歡,老媽則喜愛香檳,試了一啖就沒再沾口了。

此酒一連開了兩枝,不計種類全晚共開了五枝酒類物,其時十一點多鐘,戰事已經持續了三個多小時,戰地上肉類被掃得差不多,但魚類花甲大花蟹依然一枱都係,正常人兄嫂老早投降,老媽舉了大半支白旗,老爸亦開始抽煙多過喝酒舉筷,就只遺下我跟老哥奮戰到底。


最後要開的,就是老爸買回來、酒樽呈四方的玫瑰山莊紅酒。

此酒順喉易入口不會酸酸澀澀難飲死人,剩喝的話已經很不錯,但假若喝完上述第二枝白酒後接力上的話,其葡萄香又會得到幾何級增強,早兩星期前就試過幹出這種鳥事來,入口,葡萄味之濃郁就好像喝著威露士提子汁一樣,好喝得不得了。

是晚亂了白酒陣沒有提子汁效果,但五枝白最後再來一枝強勁的紅,換來的就是老哥喝了最後一口起身上廁所後,出來只拋低「借張床黎訓下」就霸左我張床長達兩句鐘的結果,雖然當時食物已經被掃清九九十十,時間亦不過一點多左右,正常情況下我係絕對未訓的,但老實說,我當時亦早已沾染上伊藤潤二筆下的漩渦病毒,整個人甚至體內各個器官皆不停的轉圈圈轉個不停作螺旋狀,旋得天殘地缺之際床又被外族佔領,就惟有將陣地轉移到洗手間,一邊淋著花灑一邊嘗試令自己從螺旋末端清醒過來。

總計此次戰事長達五個多小時,虛耗了六枝酒及大量食物,最後老哥在四點被叫醒後就飛的回家再睡,而我亦在喝了數杯熱茶及攤抖一輪後狀態得以慢慢恢復過來,最後看動畫到六點多才睡,不過看過些甚麼,事後又好像不太記得起。

翌朝頭暈頭痛得不可開交,起身後又呆呆靜躺於床上望著天空發著白日夢,到入夜回復過來才跟友達出外到和民吃飯,週休二日就這麼無甚作為被虛度過去。

這樣忽然間胡胡鬧鬧、亂溝八糟的大吃大喝一頓有甚麼為嗎?

其實真的沒甚麼為,不過開心好玩,就已經很賞心悅目了。

2 comments:

李小龍私生女 said...

好好酒量喎...我飲三四杯白酒就醉了....

潤滑KY said...

飲完第日得番八份一條人命,
下次真係咪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