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October 2009

狂食喪飲今晚夜。(上)

若然人體之內真的潛藏著微型電池,而這顆電池又需要定時定候叉電的話,我體內那枚叉爆後電力大概就只足夠維持人體一年動力左右,事關據活了廿幾年經驗所得,每逢大壽臨近,人總會特別倦怠特別渴睡特別喜歡龜縮在家與世隔絕,到過了大壽後情況才得以好轉,具體原因不明,就惟有將責任推到神秘領域之上。

截至上週六,已經連續有好幾個假日嚴如廢人一樣呆躺床上沒訂去,老媽見機會難得,就拖齊馬在家裏來一記大型火鍋聚餐熱鬧一下。袁宅聚餐向來以食物份量鼎盛見稱,家下還要被貫名大型,可想而知當晚將會展開一場橫跨數個小時長途血戰,有食沒有酒就好像吃咖喱沒有飯一樣總好像欠缺了一點點,加上戰事以海鮮作主導,就決定在賽前獨個兒走到九龍塘買番兩枝白酒來增個靚慶。海鮮雖好,但打爐始終需要肉類扶持,老媽齋清洗海鮮就費了很多時間,買完酒後又順便到吉吉島買少量備用牛羊乾手淨腳唔駛煩。

是晚參加人數為五人,但見老媽不停的從廚房搬出各式各樣食材,由我出發前放滿了一張長餐枱,到返歸放低肉食預備開爐時連旁邊麻雀枱亦告爆滿,茶飯之大就連我呢類巨胃人見到亦不禁喑嘩了三聲,若然此時此刻聯合國糧食組織忽然到本戶拍門造訪的話,恐怕就會對跟前景況予以強烈譴責。

準時八點開爐,兄嫂需要返工大概九點才到達會場,打爐最難能可貴之處在於中途加入都可以極速入局,於是四條人大安旨意邊食邊飲滾住等。


上圖左攻右上打下分別有牛腱、澳洲牛肉片、帶子及貴妃蚌,其中帶子肥大之餘數量還到達海量級別,若然此堆帶子來自同一姓氏擁有相同DNA 的話,恐怕他們全族一家大細已經悉數攤在碟上,慘在十月十號當日滅宗滅族,正式在史冊上劃上悲慘句號。

下圖則有乾吊片、牛舌羊肉片及澳洲牛扒鎮守城池,當中牛舌又嫰又滑,質素係好的,但最有驚喜必屬牛扒無疑,見吉吉島澳洲鐵板燒牛扒剛巧做特價好像很抵長相又靚仔,想起反正沒醃味的話放到窩裏其實就跟坊間的肥牛粒差不多,就決定買返份來過癮一下,吃前老哥痴筋低能、「買雞扒雞翼丫笨」之聲此起彼落,誰不知牛扒入口鬆化之餘咬落還滿口油香,事情確實亂來了一點,但好吃的話他就沒法吹我漲了。

除了上述,掛住食沒暇照相的還有急凍瀨戶內海蠔、花蟹五隻、花甲三斤、花蝦兩斤、白鱔一條、魚脯一份、芝士腸及丸類一堆、雜菌一盆、手打拉麵及兩款時菜,海鮮新鮮就是爽甜好吃,無需多講,但最值得推介必屬瀨戶內海蠔,此蠔可見於吉吉島又或崇光一帶以急凍1Kg 裝出沒,老媽曾經以沾粉油炸、薑蔥炒及火鍋烹煮,三款皆極度美味,但尤以火鍋為最強配搭。此蠔甫解凍即散發陣陣蠔鮮味,咬落蠔汁爆發之餘並釋出劇烈海水味,邊閉目邊感受著蠔發放出的濃郁鮮味,人就好像身處瀨戶內海作浮潛暢泳一樣,我味覺想旅行。

要我們一晚掃清足夠十名非洲兒童一星期溫飽的食物份量,頭腦清醒的話確實很難做得到,於是就出現了是晚喪飲環節。

文章太長,下篇再續。

4 comments:

卡臣 said...

你飯廳張真皮凳靚喎!

潤滑KY said...

我媽叫師父上黎拉皮(唔知係咪咁叫)再上油的,不過唔知係咪真皮。

我誠意邀請你上我屋企試坐~
打埋爐又點話~

卡臣 said...

好呀~~~
等我餓定兩日先

潤滑KY said...

以上優惠受*條款所限。


*必須攜同女FANS半打入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