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9 September 2009

白開水般的上午。

在本部門生存了好幾年時至今日才知道,原來有公司清盤的話,本部係需要派人到現場作監督睇場,咁家下我係高層,很勁的,這個重責就自然地落在我肩膊之上。

雖然堪稱高層,卻係一個初級菜鳥無啦謂謂高層,夜總會監督睇場要幹些甚麼我倒還有點概念,但清盤公司監督睇場職責為何卻又實在很難理出一個頭緒來,就請教一下一直有幹開這種活兒的上司同事有何高見。

「你最緊要督住班人叫佢地做野就得架喇。」

聽畢,感覺就好像無帶一樣,甚麼都沒得到。

翌朝乘公司車來到位處上環某商業大廈,掛上職員証進到空置公司樓層,搬運公司工人早早在門外蓄勢待發,見到我這個恤衫人士,眾人竟然一致而恭敬的向我問好,箇中賓至如歸感覺,著實令我感到無限汗顏。

我不知自己的文字一直以來賦予各位一個怎麼樣的形象概念,但我可以很老實跟大家說,現實生活裏我不過是一條戇居仔而已,每日抱著差不多的心態上班,卻忽爾得到一堆大漢差點躬起躹來的問好方式,豈止受之有愧,甚至直達受之內疚地步。

羞羞臉點了十幾廿次頭回應,就領著一堆大漢走到適當位置開始一天工作。

又唔係執達吏,工人們要做的事其實不過是將一些文件檔還原並放回架上,而我呢,就是看著他們不要弄錯位置放錯東西。他們搬弄著,我則企在左右擔天望地,現場氣氛之怪異令我察覺得到自己的存在實在令他們未能開懷工作,其實我不過是想大家能夠開心地完成職務罷了,而且這些工作不是四肢殘缺的話相信都能應付得來,想著想著,跟他們交代幾句後,就走到樓下星馬餐廳吃早餐。

若然郭富城是舞台王者的話,火腿奄列配上厚多士就是早餐王者了。這裏奄列處於微熟狀態,將之切半放在厚多士上,蛋汁緩緩從蛋皮中間流出浸入多士中心位置,被烘得帶啡的多士慢慢染成一沫金黃,按捺不住,切了一小口往嘴裏送,蛋香跟火腿咸香混著多士的鬆脆口感,很簡單,但整件事就是很完美。除了奄列得手,隨餐麵食亦甚有風格,棄了一貫沙嗲牛麵傳統,換上喇沙肥牛米線掛帥,湯底椰香味重帶少許辣味,感覺良好。我當然不會期望早餐喇沙會吃出個甚麼撚手把戲來,但能夠從既定程式上加入些許突破,誠意從來就是在這種細眉細眼地方彰顯出來。

很飽,對著落地玻璃放空發白日夢,直到侍者前來換上午巿餐牌才甦醒過來,埋單後提著《蘋果》返回工作間,離遠見工人們嘻嘻哈哈而工作又沒有因此停下來,稍為探頭望望確認進度後,撥電跟老細交代一聲,就在附近位置找了一張枱坐將起來刨報紙。

上午的工作時間就是這樣一點一滴的過去。

8 comments:

卡臣 said...

恭喜!升職加薪!

仕仔 said...

嘩, 當抄家的, 好威水呀 :)

潤滑KY said...

卡臣:
當你知我加幾錢人工既時候,
恐怕只會為我哀悼。

仕仔:
大大誤會~
咁威就唔會咁霉。

浪子m: said...

中段變左寫食野, 笑左

Anonymous said...

原來你是litigation department的。好像是中環吧?我也是在中環的law firm工作的。

Maruko

潤滑KY said...

Maruko:

估錯,但唔好再估喇千祈~

中環返工就無錯喎~
你返LAW FIRM?
我返工楝大廈好像有唔少Law firm 呢~嘿嘿。

Anonymous said...

哈,懶醒。

Maruko

潤滑KY said...

Maruko:

唔係懶醒呀,
係驚你越估越近,會中呀~~
所以千祈咪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