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2 September 2009

世界人人叫苦,連天空也下墮。

近月皆失眠,但失眠不能致病,自己又貴左,堪稱高層,波自然不能話射就射,於是巿面上經常出現意識如夢似幻的行屍走肉在中環辦公室發呆放空當工作。

日常工作其實就跟坐在大堂的住宅看更沒甚麼大分別,對著電腦求求其其應對著又一日,狀甚寫意,但遇著前一晚睡眠不足甚至失眠的話,要在極為眼訓情況保持清醒地齋坐很可能比忙得團團轉更為難受,始終沒事做還要硬撐著眼皮實在太艱苦了,所以我一向很包容所住大廈那位好像從沒有甦醒過的夜班看更,他真的工作辛苦唷!遇著凌晨夜歸更會刻意放輕腳步生怕不慎將對方吵醒,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嘛,真可說是意想不到的體貼。

身心疲累又不能入睡,要硬著頭皮撐足一日八句鐘,不能免俗需要借助咖啡來緩解一下渴睡情緒。雖然前陣子公司宣稱財困而削減了一直免費提供的維他系飲料,但蒼天有眼,窮到咁,咖啡豆仍然能夠跟公司共存亡,實屬可喜可賀,雖云箇中品質是否仍然袓藉星巴克一直成為公司內同事間流傳的一個謎團,但,總之就皇恩浩蕩啦。

要嘆要寫意的話,咖啡當然要加奶加糖才是正經事,但若純貪其止訓功能計算,就非齋啡莫屬。齋啡者,極黑極燥之物也,雖則初飲苦澀難頂又熱氣,但其難能可貴在於功效顯著之餘,最重要不會輕易致肥,單單呢項超卓不凡的額外獎賞,經已足夠令我在這段失眠至極但又要強撐下去的日子一日內乾它三數杯濃黑咖啡才算過癮,咁當然,除了真的極疲累之外,唔駛錢都係箇中一個極大因由來的。

話說上星期某日忽然狀況好轉睡得又甜又熟,見咁難得,就決定搞返杯下足糖的拿鐵來賀一賀佢。公司咖啡機使用澳洲全脂牛奶作沖調卡伯仙奴和拿鐵之用,沖出來後嗅一嗅,滿有奶香味,這就是脫脂奶永遠取代不了全脂奶原因之一。聞係香,誰不知送到入口就出事,或許是長時間受著苦澀黑咖啡所薰陶關係,甫入口奶羶味旋即進佔口腔內各大味蕾,感覺就好像跟未戒奶的初生嬰兒熱吻一樣,正當感到有點點反胃之際,咖啡混和牛奶所產生出來的回韻從喉間反衝上來,繼而衍生出強烈嘔吐感,強忍著,好不容易才將口中那一啖怪啡吞了喘定過來,否則的話,真怕會將咖啡連同是朝所吃的火腿餐肉通粉一拼以噴射式嘔吐方法彈飛到跟前的電腦顯示屏上。

自此之後,我對公司咖啡機所調製出的拿鐵有著強烈戒心,自己又不喜歡卡伯仙奴浮面那層奶泡,最後只好重新選擇回黑咖啡,而當晚,失眠又再一次復發。

翌朝,我好像很有抱負的望著窗一邊拌弄著黑咖啡一邊在想,或許一直以來都只因自己喝得黑咖啡太多才會導致連番失眠吧。

3 comments:

李小龍私生女 said...

我飲親卡伯仙奴就眼瞓....

小瓶子 said...

最近也睡眠不足, 所以办公时间很累很累...

潤滑KY said...

小龍女:
我就怪d,
要返工就眼訓。

小瓶子:
你堪稱高層,
唔能夠恰眼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