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3 September 2009

平凡淡然不等於沒有感覺沒有主見。

《孤疑》戲名改得好,將短短一組字完全改頭換面而讀音一樣之餘,又能把電影內容及屬性帶出,層層交替疊出不同意思,很強勁的一個食字組合,服。

好歸好,講究型食字雖然賞味期限較長,但先天性就只能得到觀眾一記會心微笑,大不了搭多一句「衰鬼丫」而已,很難得出一個所以來。要大笑一頓甚至乎爆笑出來的話,對我而言硬橋硬馬式玩字就最能正中我脾胃,請不要以為這種老式玩字技術低而粗鄙,董生曾特首都講過,社會正在走向知識型經濟,甚麼都講求知識型情況底下,這種好像唔多駛用腦、衝口而出的玩字就顯得格外珍貴了。


話說,台北旅行期間入住位處捷運中山站附近的丹迪旅店,五日四夜行程皆百無聊賴忽忽悠悠的渡過,到某晚食完當日不知第幾餐後就往浴室刷牙洗臉準備上床訓覺,擠了點酒店牙刷附有的牙膏向上向下刷,視點不自覺接觸到數日來都沒有留意其品牌名字的小型牙膏,登時情不自禁「哈」了出來。

黑人牙膏這個名稱過去被玩了無數咁多次,有源自我們偉大祖國的黑妹牙膏,還有由周星馳在《百變星君》中變身而成的西人牙膏等,但兩者比起玩得最為正氣的台灣出品,始終略欠那份簡單純樸美。


扭盡六壬,原來最簡單的相反玩字法已經可以令我發笑,怎麼以前從沒有想過呢?

將牙膏翻過背面,看到英譯名稱,更加令我「嘩哈哈」的爆笑了出來,噴得跟前鏡子滿鏡都是牙膏跡。


直譯WhiteMen 真的很Hardcord,但,我真心覺得好笑喎。

這樣就足夠我在酒店浴室內樂了好一陣子了。


最後不如衝出台灣,帶大家參觀一下我在賓夕凡尼亞州的家吧。


看到時至今日自己仍然久不久會講下的童年白痴笑話活現於眼前,喜上眉梢,又「哈哈哈哈」的笑將起來。

現在社會正在走向知識型經濟,假若閣下唔明上述內容有咩好笑的話,證明己經成功過渡為知識型份子了。

3 comments:

素顏天使™ said...

最尾張相我笑鳥

Anonymous said...

最尾張相有些曖昧啊!
名字!
還有那形狀...底下又露出少許膠袋!


windy

潤滑KY said...

素顏:
你最鐘意笑呢d...嘿。

Windy:
你諗多左呀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