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3 March 2010

瘋狂的環保。

其他地區不得而知,但作為全港人均收入最低地區之一的黃大仙,每朝返工時段地鐵站入閘處總會聚集一綑二綑報紙黨在場侍機覓食。報紙黨主要由老翁老婦組成,並以收取免費報紙再賣向回收商維生,盤古初開只有三數人,後來生意越做越大,惹來其他派系進駐爭食,聚在閘外人數亦由正常時期十多人,增長至高峰期差不多達三十人,大有老年版社團起義之勢。

幾十人聚在閘外伸手以老人式哀怨聲向乘客求報,晨早流流置身其中,感覺尤如穿梭於人間界與地獄餓鬼界一樣,實在不能說吉利。而報商見人群聚得太厲害,亦開始參考馬騮山防止遊客餵猴做法,派人張貼標示及守在重要關口勸喻乘客勿胡亂餵飼報紙黨,以免黨羽滋生。

反正順手,起初我亦有送上三數張作應酬之用,但後來當我有數星期因返夜班而未能取得報紙旳時候,就開始反思整個送報行為本質上到底是否恰當。我當然明白遲起身者罪該處斬這一個人生哲理,但看倌們請注意,我所謂的夜班,落到地鐵都不過是朝早八點四十分左右而已,就連這個正常上班時間報紙亦告老早派清,感覺就跟馳名牛脯店甫開門十五分鐘就宣佈牛脯全數售罄差不多,無錯係沒甚麼損失,但頂住條氣囉。

其後遇到一件事,更令我對整個餵飼行為感到厭惡。

話說某日,晨早流流如常渾渾噩噩夢遊一樣過閘取報紙,走在前頭的嬸狀物體正想取一疊報紙作餵飼之用時,就被工作人員勸喻收手,誰不知此嬸狀物體不單沒住手,竟然還聲大夾惡連珠爆發彈回過去:

「其他人睇完咪又係丟!家下比老人家拎報紙去回收又環保佢地又賺到錢,有咩問題呀!?」

乍聽好像很有道理,但細心想想,即時令我當場噴血身亡。

原來睇完報紙棄丟是浪費,將未曾被看過的拎去搞回收反倒是環保,按照這個邏輯,拋掉只用了半頁的A4 紙就是濫用紙張,將原裝未拆封影印紙直接掟落回收袋就是綠色和平了。理念繼續延伸下去,食剩五份一碟干炒牛河就是虛耗地球資源,將新鮮炒好的牛河即時倒入藍色膠桶加工成豬餿就是珍惜食物了。那麼政府以後要推動環保就簡單得多,嚴格規定生產商隔鄰必須興建相應回收商,物品甫出廠即時推到鄰旁製造成再造資源,生產與再造一條龍式環環緊扣著,那就天下太平國泰民安全城只有再造紙了。

再講,要關心老人家途徑應有盡有,要麼抽空到老人院應徵義工略盡孝心,若然沒時間的話路過老人團體捐獻一千幾百亦總算助人美事,現在借用免費報紙來大搞個人慈善,「小信未孚,神弗福也」,神明是不會因為這種廉宜得近乎發臭的半調子好心而天官賜福的。

最後,嬸狀物體提著一堆報紙到閘邊,將飼料分予報紙黨後,還死唔斷氣一邊走一邊持續抨擊著,可憐工作人員聲都無得聲,只得繼續盡著綿力去維持乘客取報秩序。

情憑誰來定錯對,難為正邪定分界,現在就連這種日常生活所遇到的無聊鳥事,我都開始搞不清楚誰是誰非了。

5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嬸狀物體做野一般懒理逻辑.

飛比 said...

之前暑假番工搭地鐵, 未到9點就無報紙, 有時眼見d人成大疊新既咁拎去賣火都黎埋, 痴鬼線;同一情況, 搞到屋企樓下而家都無報紙拎....頂!有d老人家唔係真係靠呢d維生架, 佢地係有舖賣野癮

Anonymous said...

我原本每天也參與餵飼活動,直至有一天,看見一位老太太指著工作人員狂罵,臉上還附上一副不共戴天之仇的表情......

潤滑KY said...

小瓶子:
哈哈,又未必既~

飛比:
睇完比佢地梗係無所謂,
但真係無理由拎一叠全新既比佢地去賣囉,
搞到返遲既人無得睇,嚴重浪費資源。

你唔係英國架咩?
樓下都有報紙派?

無名:
差不多每個星期都會發生一單為搶報紙而引起既爭執,都真係幾煩。

飛比 said...

比得一份就有第二份, d人變本加厲囉!
樓下有報紙拎係指香港個屋企, 放假會番黎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