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9 March 2010

第四晚心情。

上月,天氣最為寒冷的某日,我跟友達協議將一系列礙於天氣太熱而沒法著用的冬裝一舊二舊胡亂拼上身,跟著相約在銅鑼灣反覆漫無目的巡遊,藉此向當初譏諷我們「買咁厚衫得個擺字」的閒人宣示一下著左上身而不出汗的主權。

遊行人士在時代廣場集合,經由行人天橋來到信和廣場一帶,先到就近茶餐廳稍事休息來個下午茶,再沿著崇光對出行人專用區揮軍南下,繞道到百德新街,慢行回利舞臺為之禮成,正當遊行隊伍來到恩平道斜路近峰壽司門外,忽爾被兩名神秘中國藉男子截住去路。

「唔好意思,阻你少少時間。」其中一名男子對著我說。

「唔係又黎嘛...」我心想,但望向該兩名中國藉男子,向我說話的佩帶粗框眼鏡滿有書卷味,而另外一名則手執大型相機尤如一名龍友,這對組合感覺跟過去遇過的簽名黨有明顯差異。

「麻煩可唔可以拎住塊板影張相呢?」書卷男對著我說,我好奇望望其手執之白板,只見板上有一組貌似時分秒的數字。

「咩黎架?」我指著白板問。

「你有冇寫部落格習慣?」書卷男九唔答八反問過來。

「勉強算有啦。」而我又答喎。

「依家上網咪好興有D 人舉住個時間牌既?我地就係籌備緊呢類野。」書卷男狀甚自豪的說。

「哦,咁我知邊種。」我想這就是傳說中的美人時計。「咁影完之後點樣?」

「我地整完之後會電郵通知你地,歡迎閣下轉貼使用。」書卷男娓娓道來。

事情好像很有趣,加上自問外貌又應該沒甚麼不見得光,就逕自點頭示好,繼而用眼神詢問一下友達意願,到對方表示沒問題後,執執樣貌襯襯衫,影啦。

正當心裏頭暗忖著呢兩條友都幾識貨,並跟友達立在一起舉哂勝利手勢準備咧嘴拍照的時候,身邊卻傳來以下一段說話。

「哈哈,先生唔好意思,其實我地搞緊美人時計。」書卷男賤笑著說。「所以呢,剩係想請小姐影相咋,哈哈。」

大家知道嗎?據偉大文本《辭海》記載,我國成立至今,原來就只有一顆生字能夠將刻下境況毫無保留原汁原味的形容得貼貼服服:



柒。


你問甚麼是柒?我想這就是柒,而且還要是柒到無以復加地步。或許你們會認為我明知整個活動是美人時計還妄想關自己事是自掘墳墓的行為,但請不要忘記,那條滿有書卷味的契弟係全程望住我來作出邀請的,我又唔係友達的經理人,既然不是誠邀我情商客串,幹嘛又要對著我說?

這分明就是有心玩野。

當下子我就很想爆粗再扯著友達離開來掩飾跟前尷尬氣氛,但這卻令我想起中學時期某胖子同學自己坐爆凳後還要破口大罵跑出課室的情景,若然我幹出類近勾當,豈不是會跟他一樣,令原本已經柒得五體投地的事變得更加柒頭皮?

我以笑遮醜的邊打圓場邊退到一邊,為抒發怒氣,在友達拍照期間還以半嘲諷口吻詢問書卷男何以人家美人時計興了那麼久現在才著手去幹那麼後知後覺。書卷男一邊陰笑一邊答,或許人家只不過是出於禮貌才以笑相待,但我就是覺得他居心叵測。

結果,友達因為有份入選美人之列而樂了好一陣子,而我,卻因為這件事而柒了整個晚上。

3 comments:

牡丹 said...

cher....原來兜咁大個彎係想話俾人知你同個靚女出街!

點解係"第四晚心情"?

小瓶子 said...

第四晚约人去街?

睇你D文真系笑爆嘴.

潤滑KY said...

牡丹:
呢d野,對慣左咪又係眼耳口鼻~
何況我都唔覺~

+ 小瓶子:
標題好難諗呀~
岩岩哼緊「第四晚心情~凳凳凳」果段,
就用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