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7 May 2010

無聊到最高點的變奏。

本文與舊作《無聊到最高點的大發現和對話》有裙帶關係,若想替本文稍稍提味,煩請先溫故後再讀,敬希垂注。


自從一年前藉著叫外賣揭發了「姓盧」奧秘解開了囤積心底已久的謎團後,平淡日子依舊每天的過,誰不知前陣子外人簡簡單單一句說話,又再令早已波平如鏡的湖面暗暗泛起巨浪。

話說某日,老細不知發了甚麼神經忽爾宴請圍內岩傾下屬中午飲茶,並老早命令盧姓人士同事C 打電話到酒樓訂位,作為精明下屬,遇著老細這種興之所至無啦啦舉辦的俾面派對,就算約左外母見家長都好,亦最好改時間抽空出席,否則今次唔來下次又唔去,慢慢就會演變成「唔駛預佢」局面,最後被列為非我族類慘被邊緣化,導致在公司永不超生局面,死了都沒人可憐。

唔順氣嗎?自己開公司做老細吧!但當你做了老細後,同等狀況又會重現,只差在角色身份互換罷了。

中午十二時半,聯同老細一行五人浩浩蕩蕩出現在酒樓大堂。

「唔該,訂左十二點半,五位。」同事C 一馬當先上前登記,我則依在旁邊作沉思狀。

「請問先生貴姓呢?」換作一年前這絕對是歷史性一刻,但來到今天真相老早大白,沒啥好值得期待了。

「唔...姓盧。」雖然新鮮感欠奉,但身在現場聽著同事C 滿臉尷尬演繹著自己的姓氏,娛樂性依舊豐富,令我心底裏泛起點點笑意。

「哦,盧先生。」笑意換來聯想,聯想令我連聽到「盧先生」三字亦覺繞有趣味。「唔好意思,我地預備緊,麻煩過果邊等一等。」

如是者五條麻甩佬棟在大堂三來分鐘,平日在辦公室已經不停互對,要聊的亦老早聊乾聊淨,現在連僅有的一粒鐘休息時間亦要應酬,老子無咁好氣,決定拒絕尋找話題,擔天望地發夢去。

正當我想東想西想得入神之際。

「唔該。」另一位接待員緩緩走到跟前問道。「請問幾位係咪姓盧呢?」

不知是我想得太多還是為人過於邪惡,聽後,我差點沒即時哇哈哈的爆笑了出來,但肇事人卻毫不察覺事情存在著問題繼續誠懇的看著我。

究竟是她遇得太多類近事情產生了抗體,還是先天性缺乏幻想力所致?

「嘻嘻,係呀係呀,我地係姓盧呀。」我刻意惹人犯罪地作出回應,但不單止接待小姐,就連眾同事亦沒甚麼特別反應,我想問,你們是木頭人嗎?

我一邊強忍著笑一邊隨著大隊走到酒樓內,其時不遠處有一位部長狀人士向著我們招手,正當我們打算朝著該方向步往之際,想不到該名部長竟然當著酒樓內眾多食客面前高聲呼喊:


「五位姓盧麻煩呢邊。」

我實在再也耐不住笑意,緊閉著的咀巴彷彿大門門鎖被偷竊賊用萬能匙扭開一樣,「咔」一聲大量笑意從喉頭間猛烈湧出,缺堤一樣哈哈哈哈的大笑起來。

你說整件事白痴低B 兼而有之嗎?但部長這種自然不過的老土食字笑點實在最能中我脾胃,忍受不了在場又沒人懂得笑,只好自個兒別過面去繼續暴笑得五體投地。

我承認自己的想法及思考模式很多時都傾向低智及無聊,但對比起跟前四碌木頭人邊喝茶吃餃邊聊是非講陰謀的行徑,我認為這個自己還是相當值得我去愛。

相信應酬的事日後還會不時出現,還望「姓盧」事件可以繼續被演變進化,為倒盡胃口的飯局帶來一絲安慰。

4 comments:

卡臣 said...

五頭性奴
張牙舞爪
場面震撼

仕仔 said...

如果我在場, 一定邊忍笑邊咬得下唇也出血.

潤滑KY said...

卡臣:
好詩好詩。

仕仔:
姓盧的錯摸真係可以超出一百樣可能。

chaumet said...

唉.依家d人忍笑能力太高, 又或者我笑點低,我試過響架lift入面,有個阿伯話:有蚊呀! (無厘啦喂嗌出聲),真係頂唔順,笑到我窒息咁滯! 你試下下次扮咳, 咳咳下真係唔覺你笑左g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