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4 May 2010

猜猜猜。

差不多兩年沒見的D 小姐忽然在MSN 大發牢騷宣稱有心事需要分享,見沒事做,加上自己近年又對聯誼應酬之事轉持開放態度,四月某晚,就相約放工後到中環某上樓餐廳邊吃邊喝邊聚聚。

認識多年,D 小姐雖然貴為専業人士,但自身缺點其實都不算少。每到一間公司皆跟同事下屬以至上司老細不咬弦,問其原因,多屬「成班友都唔係做野」之類,每次我都會想,一間公司的營運並非源自石頭爆出來那麼簡單,若然全公司都唔係做野的話,老早摺埋收皮了,又怎能堅持十餘年等候小姐前來救駕發落?而且還要是間間都同一個衰款等死喎,你話整件事到底誰是誰非?

一句到尾,D 小姐自視過高是也乎。

我又唔係同佢共事,這回兒事只需借出耳朵照聽不誤即可,作為朋友若想保持友誼的話,有些事還是不要去干涉太多比較好,但其另一缺點卻嚴重影響每次我跟她約會的意欲和衝動。

她是一個喜歡假設你知道她所有交友網絡的奇人。

句子很累贅看不明白嗎?繼續看下去相信就會一清二楚了,事關這類型人其實潛伏於世界每一角落,假若閣下並非獨家村,相信總有一條半條在你左近。


在置地匯合後,就跟D 小姐來到Soho 一帶覓食,坐定定點過菜喝過酒後,就正式進入訴苦環節。

「前幾日Ivan 同我講,叫我唔應該再做份工。」

呢,就是這個缺點了,事隔兩年,仍然改不了她那壞習慣:

究竟誰是Ivan?我敢對燈火發誓兩年以來由頭到尾都沒從她口中聽過這個名字,但她就是無啦啦預設我知道了。

「哦,咁佢叫得你唔做實有佢原因的。」依佢脾性,每事問只會拉出更多沒聽過的名字,所以問倒不如估,Ivan 大概是她現任男朋友吧。

「但Amy 又話外面難搵工,搞到我心大心細。」

Amy 又是誰呢?這個名字有點印象,相信是她的閨中好友之類。

「咁梗係信Ivan 啦,難搵工有咩所謂?搵唔到工叫佢養你咪得囉,哈哈。」我笑說。「反正你成日都嚷住要嫁,有藉口了。」

誰不知...

「咩呀?Ivan 無啦啦做咩要養我呀?你究竟知唔知佢係Amy 男朋友黎架?」

痴筋,我有甚麼理由會知道這些鳥事?

「係?我誤會左係你男朋友添,嘻。」

「Ivan 係Tommy 介紹比Amy 識架。」

整鬼佢又走出一個甚麼勞什子Tommy 呀?其實我不過是想跟D 小姐無負擔寒暄幾句而已,幹嘛我要擔演麥偵探角色不停去推敲人家朋友關係來龍去脈以至前世今生呀?

「哦,Tommy 又係邊個呢?」我不耐煩的問。

「有冇搞錯呀你?Tommy 咪我男朋友囉,係Pinky 同達仔介紹我識架。」

「......」

聚首三十多分鐘,已經先後出現了Ivan、Amy、Tommy、Pinky 和達仔五個陌生名字,我又唔係睇緊《蘋果》娛樂版那些複雜而精細的人物關係圖,教我如何處理跟前這些與我無干的頂級沒趣藕絲漣漪?

為免被迫得頭頂冒煙,我選擇不作太多反應,只借出身軀與耳朵供D 小姐慢慢享用,直到所有牢騷燃燒殆盡為止。

這餐飯跟兩年前一樣吃得不太消化,到結賬起身走人一刻就好像被監禁多時終於可以出察重新做人一樣,可謂如沐春風。

「下次不如叫埋阿菲一齊食飯丫,我諗你地會岩玩的。」

嘿,女孩子大可以多多益善盡情介紹,至於D 小姐,我想還是維持兩年一會比較好。

1 comment:

徐斯 said...

換了是我一早串爆。耐性勁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