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6 May 2010

心理抱恙。

放工後,甫步出門口旋即超人上身般猛力扯開恤衫上半部露出強勁的胸肌,繼而振臂「嗚哇哇」的高呼了數聲以表達自身之亢奮情緒。

週五作為打工仔的短期目標捱到了自然喜上眉梢,但是日本人袁某某情緒之高昂就連隨著大隊Jam 首《今天應該很高興》都覺得唔夠刺激呀,起身起身起身!我甚至還想離群即席Solo 一段林一峰名作《今天應該更高興》來突顯獨一無二快感,事關期待以久的九日悠長假期已告生效,屈指一算,九日假比起尋常苦海雛工法定那週休二日足足多上四倍有多,想起未來一週可以投放更多時間不分晝夜全情投入於微博看劇睇漫畫之中,哈哈哈哈,今天應該更高興。

跟友達吃過飯後,步履輕盈猶如無戴一樣歡天喜地步回家中,換作平日甫打開大門必定即時衝向電腦處開機坐穩微博去,但今天老子有的就是時間,輕輕鬆鬆換好起居服,再去個靚便洗個靚面沖壺普洱才乖乖走到電腦駕駛座。

按下電腦開關,沒反應;使勁按多兩按,同樣不得要領;猛力暴拍機身數回再按,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跟這部電腦出生入死將近四年,如斯情況當然嚇不了我,神態自若地緩緩將電腦搬出拆去側版,對著內裏分叉的神經線,胸有成竹拔出再牢牢插回,根據過往經驗,它的生命將會因此而得到延續,但世事豈會盡如人意?反反覆覆將以上工序重覆了百九幾次,電腦始終都沒再甦醒過。

死了,它死了,它襯我放長假最需要它的時候,死了。

軟攤在地上,懷著差點滴出淚來的壞心情即時短訊予有關人士相討翌日抬機出電腦商場修理事宜,繼而悶頹頹坐到沙發上,手按遙控眼看節目,心卻繫於網絡世界之中。世界末日,誰也不會漏掉誰沒甚麼值得擔憂;沒電腦的夜,卻好像只有自己被遺棄在靜夜角落,享用著只供給自身的超限定末日單品。

回覆了電郵仍然在看電腦,寂寞芳心網上找領土,是夜我連這僅有的空間都沒有了,一直躺在沙發望著電視機直到呼呼入睡。

翌日甫起床即時梳洗換衫準備好,抬著電腦上的士往高登去。人病了還會扭計躲懶忍多兩忍才肯去看醫生,唯獨電腦死了壞了倒下了,連一刻都不能忍受需要即時送官救治,只因我還有很多個夜需要它伴著度過。

此時耳機剛好播著《思念是一種病》,我在想,寂寞也應該是一種病,否則的話我一定不會這個模樣。

3 comments:

卡臣 said...

好多粉絲(包括我)
見唔到你上微博都好失落呀
快!回!來!呀

飛比 said...

乜咁搞呀~~~放長假先就黎玩野,去買部新歡啦!

潤滑KY said...

卡臣:
你咁好甜舌滑,咩女都比你溝哂啦

飛比:
腦已買,
錢已無,
舊愛已走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