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0 May 2010

混亂地改篇引用。

丟下友達獨自乘巴士回家,嘔吐感才得以舒緩。

下車後正下著微雨,反正都歸家了,濕著身子也沒啥關係,就喝著可樂刻意繞道公園慢步而行。

夜雨飄,別有浪漫格調,無奈這晚天色再不緊要,乍看怎麼今宵的雨那麼靜?定個神來,才發現微雨下的公園原來就只剩下我一個,想起很多離奇古怪不知所謂的東西,一種久違了的感覺不知從身體那個空隙依附著夜風鑽進了我心底裏那個無謂的缺,仰天歎了一大口氣,身體忽爾變得無力起來,步伐隨之變得更加緩慢。

拖著身子來到燈影樹下,猶如《驅魔人》般木立了一會,這才發現自己除了乏力步行外,還不想太早歸家,環顧四周,找了張濕得不太過份的長椅就坐將起來。

大字型攤坐在長椅上,對著泥黃暗燈,夜已漸變孤寂。若有所思,但又不知自己在想些甚麼,反正內裏就是持續著隱隱窒痛久久未能平伏,又仰天「嗚乎哀哉」合共四聲,彷彿看到團團污氣在口中呼出,跟四周氛圍融為一體後,瀰漫在漫天風雨之中。

沒勁地提起相機胡亂地照了數張後,坐在椅上翻看照片內夜靜無人的公園景致,甚有靈異照之陰寒冷意。



甚麼也不幹只單拖在公園剩飲怎樣也沒法變成雙計,最後始終還是得一個人行路。

路一直都在,我繼續的想:或許是我太在乎完美,才不想知道結果。

回到家中,熄掉了播著張震嶽《想太多》的耳機,心情才慢慢回復過來。

擔憂總是無謂的,就拿著花灑洗禮吧。

淋浴過後終究可以跳出來好好想清楚,其實一切都不過是氣氛使然而已,沒有用的,是我想太多罷了。

本文在拼拼湊湊剪剪合合了數首歌的歌詞下艱苦完成,我現在終於可以跳上床睡覺去。

2 comments:

卡臣 said...

無事吖嘛你!?

問世間,情是何物?

潤滑KY said...

好大件事...
我覺得好鬼眼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