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March 2009

諗標題諗左我兩個字。

個人飲食法則一向採取截拳之道,以無法為有法,肆意的亂吃亂叫毫無常規可言,但對著酷愛的日式拉麵,總存在著奇怪的執著及不冒險精神,撞見新店開張的很少會成為首批食客,在日式料理店遇到更會避之則吉少點為妙,無他,全因一直認為賣拉麵的就要主力賣拉麵,百足多幾隻爪的話,就會背上不専業的渾名了。

不専業拉麵真的很難頂,淋嗞嗞麵質、佈滿梘水味的湯底、乾硬化叉燒,加上一條菜心兩碌蟹柳,當係車仔麵來吃的話心還好過一點,但一心衝著日式拉麵而來,就難免落得粗言穢語此起彼落收場,所以自從最愛的兩間拉麵店先後搬遷及收皮後,已經很久沒再沾手拉麵界,只遵照佛洛依德教誨,無時無刻默默記掛著惦念著,留待夢中見,期望拉麵會自動浮現。

星期五晚到電影中心《貓咪咕咕》後,就走到佐敦一帶覓食,偶而間發現在以前工作地點附近新開了一間感覺良好、望落頗為正經的拉麵店,心癢癢,就決定拋開枷鎖,試它一個痛快。

港店,但店面乾淨,裝修格局有日式拉麵店風範,綜觀全店只得一枱用膳完畢食客,照計廚房應該沒啥好整的,但兩位師父依然全神貫注的不知在開房式煮麵間搞些甚麼,感覺很専業,野未放入口,但店方交出來的誠意我係收到了。


我愛拉麵,但晚餐流流齋麵一碗沒東西夾夾下,又好像不夠癮頭,就點了兩款小食來助吃。

此店除拉麵外,另外一樣主打菜式就是仙台牛舌,見其大大個招牌味自慢得如斯緊要,就點了一客探探其虛實。牛舌份量一般,燒得外表焦黑,鋪面來點芝麻紫菜,賣相精美。牛舌是否仙台直送自己又唔係金舌頭著實無從稽考,但厚質角切的牛舌,咬下外皮帶點煙韌而內心柔軟,嚼落泛出點點牛脂味,很醉人,呢碌牛舌,不論出自和牛黃牛又或乳牛皆深得我歡心。


炸廣島蠔外皮鬆脆,礙於價格關係體格嬌小而不太飽滿,但噬之,蠔質嫩滑味力四射之餘,萬料不到還提供了另類的官能享受。

九龍城爆汁牛肉餅老早試過,但爆汁炸蠔印象中又好像未曾遇過,薄力的夾起炸蠔咬下,白濁蠔汁竟然從瘦小的蠔身噴射而出,口爆燙嘴之餘,還差點在毫無喻警底下狠狠的顏射了友伴一趟,此情此景,不禁恨得我牙癢癢,其後吃的幾夥同樣呈現出此等爆汁盛況,證明這並非撞手神之作。

炸廣島蠔四顆才二十餘元,好吃又有爆洩享受,真爽。


本人一向屬於特濃味噌拉麵的忠實支持者,若然拉麵店有此君選擇的話必定無慮即決,但老實,做得夠濃夠好的又唔係咁易遇到,見這裏出現味噌湯底可供選擇,口癢但心知此店並非味噌流派,就硬生生將對愛人的情感收起,點了特色黑胡椒拉麵。

見師父上桌前刨得一碗都係黑胡椒,原以為黑胡椒只屬整色整水噱頭野,試過才知並非鬧著玩。

慣性先喝一口湯,辣得超出預期,啃喉感大作,差點就沒咳個人仰馬翻,個人計,太刺激失了原味,感覺普通;麵條煮得爽口彈牙,但礙於屬於直麵而非我愛的曲麵,減分項目;吃拉麵一向湯底麵質行先,但既然兩者都不能說滿意,就從叉燒中找樂趣,這裏的一客有三塊,煮得軟熟但啖落好像平價打爐的偽黑豚一樣,味道欠奉,又失分;煮蛋呈溏心狀,蛋香味美,屬全碗拉麵中表現最佳;其餘還有芽菜、大蔥、洋蔥、紫菜,份量足不吝嗇,但獨欠最愛荀乾,拉麵沒荀乾就好像燒臘飯走色一樣,總欠缺了一點點。

吃到尾再喝湯底,竟然呈現出胡椒豬肚湯感覺,以胡椒豬肚湯伴日式拉麵來吃,味道沒想像的怪,但就是有點錯配。其實湯底之失敗並非全因胡椒所致,而係湯頭味道太單一沒層次之故,店方宣稱用上牛骨去做湯膽,但渴落又好像只有死咸沒餘韻,桌上放著平日食拉麵一定唔會落的炸蒜,為勢所迫,亦破天荒的下了很多來提味,落多幾匙,層次就變得較為豐富,但拉麵湯底要淪落到靠炸蒜幫手的話,就予人出矛招、走法律罅感覺了。

友伴點的乃賭上店名的八王子拉麵,除湯底沒辣味和叉燒選用不同部位外,其餘項目皆大同小異。友伴的自已同樣吃過喝過,黑胡椒湯底竟然還比它出色有層次,看來店方的湯膽要著力改良一下了。

免加一埋單百四多元,價格實惠、小食出色、經營有誠意,但奈何拉麵表現一般,下次再來的話,還是恨恨的來一客味噌拉麵孤注一擲算數。

名稱:八王子拉麵館
地址:佐敦白加士街127號地下

2 comments:

素顏天使™ said...

呢間野聽聞係的潮人開架喎~

潤滑KY said...

係?
真係唔知,
但門面裝修係幾OK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