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 March 2009

以後也要帶相機出街。

每星期一到寫食評之夜,一度氣就會由胃部慢慢湧上天靈蓋,繼以昏昏欲暈慾仙慾死,所講的果度氣並非甚麼為食之氣又或貪食之氣,而係一度悶氣,一度連寫果個都悶得要死的氣,更何況得個睇無份食無份參與的諸位?若然相片影得好的話都總有點點吊人胃口的功用,但無奈眾所周知,本部落格最聞名於世的就是多字而相片影得核突糢糊,有時自己回顧一下,一眉兩眼都認唔出放入口的相中物是啥,有點點替餐廳趕客意味。

星期六晚辦完要事後又要搵食,遙望時代廣場對面的大戶屋貼了幾張很樣衰簡陋的「Open」字樣,又記起前陣子大戶屋被前.Blog 界女神激讚過,跟友逹就決定臨陣上炮會一會佢。

八點多,等了兩三來字後入座,一直以為這裏屬居酒屋之類日系鋪,到望望餐牌,才發現乃定食系餐廳。由於店方宣稱即製關係,落單後都要等上一陣子,食物才上桌。

又順帶一提,當晚遇到的服務水平十分一般,很難想像此乃日營餐店。


一向鐘愛日式唐揚類炸雞,但這裏的,一身咕嚕雞球賣相,個人就不太喜歡了。

首先有汁淋面的炸物先天性已經被減了基本分,用筷子沾一沾,汁醬有點點咕嚕肉意味,再一口整舊雞啪入口,脆身感覺不油膩,但炸粉過厚跟雞肉差不多成五五之比,就有點點敗興,吃著吃著,忽爾記起在天后執笠大吉的札幌拉麵店的大舊炸雞,咬落外皮鬆脆得吹彈即破,肉汁啪一聲的飛洩出來,諗起都流口水;我反而喜歡伴碟的薯仔跟茄子,簡簡單單,跟友達最後搶著吃的竟然係茄子。

話說回頭一客才$28,又好像沒啥挑剔的理由。

上兩圖乃相機跟手機一大分別,影了第一幅炸雞才醒起自己有帶相機,兩張相拍埋簡直天與地之比,決定以後再懶再麻煩都要帶相機出街。

友達選了味噌汁炸豬扒定食,萬綠叢中一塊豚,構圖精美吸引食慾,倆口子等齊才吃,到放豚入口,不禁有點失望。味噌汁惹味,但外皮已經變淋不脆,這當然並非廚房炸功九流又或閒放太久,這全因先天性的缺陷、味噌汁淋上面之故,若然醬汁可以另上的話,呢味野將會變得更加討好;伴碟的蔬菜再次喧賓奪主,菜蔬們綠悠悠一片惹人唾涎,放入口,新鮮爽脆如沭春風,若然此君有得像Tonkichi 一樣任添的話,三數次實屬等閒數目,不過說來奇怪,放眼全店連菜都唔放過的食草動物真的絕無僅有,大家都慣性不吃伴碟之物,太浪費。

定食價$88,若然醬汁沒另上服務的話,點選炸豬定食就可以了。

難得有帶相機,誰不知影了一張後又宣告莫電收皮,無計,又要捱核突相。

我愛蠔,見店方是季特選乃廣島蠔烏冬鍋,同時又記起PY小姐推薦炸蠔,在這段痛苦的三角關係下,幾經辛苦才選了前者,結果就如一眾典型愛情片、兩條好友同時戀上憂悠寡斷男的電影結局一樣,傷了三個心收場。

蠔鍋上桌,侍者打開蓋,映入眼簾的是一堆蔬菜一隻蛋,蠔則四來隻的平躺於湯汁浮波之中,輕輕夾起一顆,尺碼跟潮式炸蠔餅中的屬近親,跟幻想有很大出入,托賴放入口蠔味四射沒渣可擋,總算在劣境中挽回點點聲譽,但分了給友達後,我就好像沒有再吃過蠔了;一晚竟然出現三次喧賓奪主狀況,鍋中烏冬索滿蛋液湯汁後,入口滑溜一啜入喉,惹味得不得了;浸泡鍋中的一眾菜類再次發起關鍵作出,和著湯汁一起伴飯吃,感覺就如吃雜菜鍋;自己一向不太喜歡南瓜製品,但小碟的南瓜又確係神來之筆,入口香甜軟腍,很討好,額外添了碗飯伴吃。

定食價$85,不抵吃,下次再來的話還是炸蠔比較合口胃。

其實老早單點了盒子烏冬,但食左成程馬匹轉埋入銀禧彎,烏冬都仍然未見踪影,心裏頭早早宣告一號盒子烏冬出閘漏單,誰不知搞掂完蠔鍋喝著熱茶回氣的時候,侍者才慢條施理的成箱上桌,日本人難道流行烏冬做甜品嗎?當然,死口話無點過的話係絕對避得過呢一劫的,但我愛鬥氣,唔鬥的話世事就唔好玩了,所以又既來之則安之,跟友伴合力吃它個痛快。

凍烏冬幾難失手的,又可以話,其實逢凍類澱粉質對我來說都有額外加乘的,加上這裏的夠凍又彈牙爽口,附著的蔥絲蘿蔔蓉又夠多,吃到盒尾,竟然跟友達搶著最後一條來吃。

相片影得差,但借問聲有留意到相中的盒子嗎?我跟友達很顯然就沒留意到,當最後一條被搶奪過後,說時遲那時快,侍者快手的拎起盒子,潛藏於第二層的即時見光現形,原來係有兩層烏冬的。見到吃光光的烏冬忽爾倒帶一樣重來一次,這情況令我想起《日本東北咁過祭》中Juno 跟周國賢不停吃麵一幕。我跟友達先征一征,再兩眼對望半刻,兩秒後就爆笑了出來。

究竟爭乜Q 呢?

很飽很飽,其實棄筷投降就可以免除痛苦,但都係果個宗旨,唔鬥就唔好玩了,就跟戰鬥力全失的友達硬著頭皮繼續笑爆的邊笑邊吃,感覺真暢快。是晚一男一女吃了炸雞、定食兩客+添飯x2,還有兩盒盒子烏冬作甜品,一肚都係澱粉質、一肚都係烏冬,假若是晚適逢其會被外星人擄走做解剖實驗的話,身處飛碟被劏開肚皮瞬間,映入眼簾的恐怕就只有烏冬,外星人以後就以為地球人內臟只有烏冬了。

事後埋單二百四十餘,烏冬到尾亦只計一客價錢$25,究竟一客係單拖上還是雙飛來的呢?無謂問,問左加番$25的話就蝕桌了。

名稱:大戶屋
地址:銅鑼灣羅素街8號3樓

2 comments:

KennyT said...

正﹗每次睇你寫D“正經野”都可以笑到碌地﹐好勁﹗

潤滑KY said...

寫食真係會悶到我無胃口的。

但唔寫的話又無野好寫~
絕對被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