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7 March 2009

其實這樣算不算應酬?

雖然本部門生意一向凋零,但遇岩有同事放假的話,頂位都係在所難免,加上今次放長假的是跟老細一同工作的同事C,唔搵人頂的話,難道佢做開的要老細自己搞埋佢?所以二話不說,就叫了我落去替位了。

同事C 鄰座就是女同事M,自己先前很少跟她碰面合作,只知此女一向備受老細之鄙棄,箇中因由本人一向唔多理解,但自從跟她相處過後,就漸漸明白她的難頂之處。

請容我宣佈,同事M 真的好很煩。


番早更八點半,人倦力虛周身骨痛,莫講話出聲,就連字都唔想打多隻,但女同事M 就最喜歡在這段節骨眼時間問埋哂無啦謂謂野。

「咦?袁健,今日食麥當勞早餐呀?」同事M 見枱面出現麥記紙袋就問,我明白,這就好像師奶們的「落街買餸呀?」一樣,搵野講而已。

「係呀係呀。」大家少碰面沒合作過,起首的三數來日多點應酬說話自然在所難免,我亦友善的回了過去,但老實,晨早流流真的不想說太多。

「咦?呢個咩包黎架?」同事M 見我打開了紙袋又問。

「唔,豬柳蛋漢堡,我幾鐘意食的。」我繼續友善的回應著。

「哦~豬柳蛋漢堡...」說完,同事M 一副收看《今日睇真D》外星人解剖片段的表情看著我啃包,看得我滿身不自在。

「咩事呢究竟?」我笑著問,但其實有點發炆。

「麥當勞而家好似好貴喎~」晨早流流真的不太想講無謂野。

「貴乜丫,去美心買個爛鬼凍冰冰空心吞拿魚包都七雞啦。」我再三友善的回應著,講完,以為可以靜靜地享受豬柳蛋漢堡,但事情原來一直都沒有完結。

「哦...個包好似幾好味喎。」

「係呀係呀...」

「個包D 肉咩肉黎架?牛肉黎架?」

「......」

比佢吹Q 漲。




我一向都係孝順份子,所以每日皆會帶備媽媽的飯盒番工享用。

「袁健你果D 咩黎架?」盒野打開蓋一副麵樣,其實沒啥好問的,但應酬說話就是應酬說話,內容空洞亦予以體諒。

「哦,炒麵囉。」還有東西問嗎?

「咩麵黎架?」重問。

「炒拉麵,我阿媽整的。」還有東西可以再問嗎?

「D 麵你阿媽自己搓架?」真係重問!

「......邊個咁癲會自己屋企搓麵呀大佬?你估我屋企鼎泰豐咩。」

「我以為你阿媽係北京人嘛。」

「北京人都唔係會屋企搓拉麵掛?中國人都唔係個個識功夫啦。」

「哈哈,你又比喻得幾好喎,哈哈~」

「......」

真係谷Q 氣。




某日,同事M 見我飲茶,於是又黎料。

「咦?袁健,你飲咩茶呀?」看在她眼裏,我幹甚麼都彷彿是一件新鮮事。

「水仙囉。」經過連日來的廢話轟炸,我對她都有點莫氣。

「哦,你鐘意飲水仙。」她好像明白了很多似的。

「唔係,我鐘意飲濃普洱,我飲開兩個茶包。」

「下?兩個茶包?」同事M 一臉嘩然。

「係呀,普洱唔濃唔好飲。」我喝著茶回應著。

「咁你落兩個茶包加唔加水?」

「...唔加水難道齋啜兩個茶包?」

「嘻嘻~咁之後重加唔加水?」

「......」

雕哪星。


長氣到咁的應酬說話,其實已經脫離了應酬的範疇了。

11 comments:

KennyT said...

M女應該好lum你

李小龍私生女 said...

「咁你落兩個茶包加唔加水?」

「...唔加水難道齋啜兩個茶包?」

哈哈...笑死我...

SZE said...

難得你覺得咁煩都依然講到d咁好笑既野...勁....

潤滑KY said...

KennyT:


小龍女:
我老細聽到都笑。

SZE:
苦中作樂嘛。

Iris said...

用牛肉做0既豬柳蛋漢堡... 回教徒咩。

mingmanfred said...

你要調教下佢

小瓶子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小瓶子 said...

讲真, 我都系返8:30, 有时候早上上班出门口时会撞到邻居. 有嗰邻居真系多野讲到我想大喊 shut up.

次次见到, 讲完早晨, 她就会不停用机关枪的说话方式, 讲她女儿/公司/买送/回收废纸的事情. 由等lift, 搭 lift 都被逼听她说话. 就算我拿了手提电话嗰headphone, 马上用mobile 听歌, 她都会望着我不停地讲.

難渡怖山car said...

S男M女乎?

Anonymous said...

路過...

「...唔加水難道齋啜兩個茶包?」

我係公司笑左出聲! 哈哈!

潤滑KY said...

Iris:
我諗佢好少食麥記。

mingmanfred:
吃得很雜,
但佢真係Untasteable。

小瓶子:
雖然平日都很西,但朝早我面口會更西的,
加上自己跟鄰居向來無咩兩句,早晨我都慳番無講,除非人家開口先啦。

難渡兄:
我點都唔S 啦,我諗。

匿名:
感謝路過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