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6 January 2009

Curry Song。

一年之計,最令人懊惱節日莫過於除夕倒數夜,聖誕節呆待家中總有若干孤高浪漫感,但除夕流流還沉醉於獨樂,孤高變孤獨、浪漫變浪費了,加上食住杯麵望電視見證阿姐阿叻在奧海城載歌載舞過渡新年,感覺來年運程會變得格外崎嶇有阻滯,為未來一年著想,唯有上街搵食,跟一百幾十萬人上街爭位搵食。

為免突顯自身老邁一面,個人信條,年過廿五切勿前往時代廣場/海傍同班死仔爭位等五粒鐘倒數,既然兩大熱門地唔去得,又沒本事集齊十八好漢上夜店歡聚等倒數,人丁單薄,又可以去哪裏食餐坐得好好地的安樂茶飯?

放工後鬼掩眼走左出尖咀,全世界坐得下人的食店皆塞滿情況下,人海茫茫在河內道赫見當街當巷棟了一張Size 很大、但唔多覺眼的印度餐廳餐牌,見$150二人餐又沒古怪一式一樣特別聖誕餐,貪平又覺無路何去,就又上門探探險。

其實食咖喱唔係一定要走入重慶大廈才叫得上探險,你試下撘麗東大廈架載四個人就超重的Lift 上多過三層,就知何謂真正險像環生了。

身在古舊危樓,搭上一部要捉緊扶手的Lift ,門一開,跟友伴不禁「嘩」了幾聲,眼前環境不單跟危樓身份唔多登對,而且還流露陣陣印度皇室Grand 味,訝異間,印藉美少女侍者操著流利英文走出來招呼,我不甘示弱操著港式生硬英文棟起兩隻手指「吐」了出來。

在靠窗一角緩緩坐下,環顧四周,人客稀少沒半個港燦,印藉人仕當中又個個身光頸靚,印人重慶系苦力Tone 形象,一下子被打散得一乾二淨,在我訝異著「印人原來都可以著得咁光鮮」之際,忽爾一道靈光狠狠的打落後尾沈,有冇見過印人在重慶那幾間熱門咖喱王坐低用膳過?難道這裏才是傳說中的地道?

廢話太多,點了二人餐,沒多久就黎料。

申報:全數相片用130萬像數手提攝製,質數無謂多提。

美少女侍應每上一道菜都有作出詳細介紹,但礙於英語太流利關係,合二人之力,聽懂四成已經差不多可入金氏世界紀錄了。

先來印度餐館一貫起手式印式脆脆跟三款醬料,脆脆微熱但未有脆到卟卟聲,質素普通但唔打緊,反正素來不好此味;三款醬料一字排開右攻左香草薄菏汁、咸酸汁和燒烤汁,個人認為後者最受歡迎最合脾胃,友伴則表示薄荷汁比坊間一般印餐廳佳,沒濃重黑人牙膏味,最難頂則非咸酸汁莫屬,入口激咸激酸遊走樂與怒,未到個人口味射程範圍。

接著來了兩個薯仔咖喱角,新鮮但外皮並非脆口之輩,又是另一番感受,喱角內裏塞滿薯蓉,作為薯仔愛好者的友伴,自然讚不絕口,而我則認為,假若換上羊肉有點羶味的話,效果相信比現在的為佳。

愛湯,但孤漏寡聞未嘗過印式湯,二人餐包餐湯兩客又恰好有兩款,就叫齊試試。

先來蕃茄湯,血紅色浮面幾滴忌廉,雖然湯料欠奉只有數粒薯仔,但入口酸味十足令人胃口大開,感覺良好;磨菇湯雖為友伴所有,但自已一向愛打亂種,又偷了幾口來喝,感覺開粉大於一切,菇則碎碎濕濕似有還無,感覺麻麻,友伴喝了半碗,亦棄匙投降。

所謂的印式湯都彷如西湯一樣來場紅白之戰,這果真是印度風味?

叫得二人餐,份量當然符合二人份量,所以這份鐵板雞不多不少只有兩舊。鐵板熱辣辣送到,女侍者微笑著替我們唧了數滴檸汁,好招呼得令人有點不好意思。

一貫的橙色醃製印式燒雞,但啪入口,又同過往吃開的處在不同層次。輕輕咬下,肉汁旋即噴射而出直達深喉,正來不及反應之際,陣陣雞味緩緩在口腔內擴散,加上那幾滴檸汁令整個食雞旅程變得清新無雜質,你是這樣的難以忘記;伴碟的大量洋蔥切勿錯過,將之大量夾著雞肉放入口,一山還有一山高,又是味覺上的另一層次。

對這份雞,倆口子都深感滿意。

最後三道咖喱,再跟印式飯、Naan 齊齊上桌,形成難得一見的大四喜,雖然賽前跟友伴處於半飽狀態,但見到如斯陣容,又好像悟空將界王拳夾生谷上四倍一樣,竟然又開始餓了起來。

先呻一口羊肉咖喱,叫了少辣欠缺了點點刺激感之餘,又不覺汁料有任何羊羶味,叉一舊羊肉,遇著同樣缺羶情況,感覺一般;芝士薯仔咖喱表現就比較出眾,雖云所謂芝士並非mozzarella、車打有芝味之輩,但將之溶在咖喱再拌好印式飯入口,又確係別有一番風味,加上薯仔入味夠腍並非硬實薯,成為三款中最受歡迎;咖喱雜菜有各種菇類跟少量西蘭花,吃歸吃,但本人一向不太愛咖喱雜菜、葡汁焗雜菜之類懶健康但實則肥到飛起菜式,印象普通;選了蒜味Naan,一上桌熱辣辣香味四溢,入口鬆軟帶輕微脆身,乃新鮮烤起之物,老實說,單單呢味野無需醬汁已經可以乾它十塊八塊了,女侍者見我們迅速清籃,就幫我們追加了一客,其後侍者見印式飯又近乎清碗,又過來問了一遍,呢鑊實在夠皮,就拒絕了過去。

以上咖喱有著同一缺點,就是層次不足香料落得不夠,吃著吃著自自然然感覺單調沒癮頭,托賴有新鮮Naan 的無比滋味,最後仍然清碟收場,可喜可賀。

二人餐還包兩杯飲品兩客甜品,友伴選擇凍檸茶,而我則轉喝Mango Lassi,女侍者微微笑表示見我們首次幫襯可以Free 給我們,結論係錢唔可以慳,有得轉的,都轉做Lassi 吧,但看倌們可以想到,一杯檸茶一杯Lassi,而我一向認為飲食既野有爭有唔夠才有風味,跟友伴爭奪戰自然在所難免;最後來的一舊印色甜薯波倆口子已經無力再戰,叉了幾口就嗚金收皮了。

此店不論氣氛跟舒適度比起其餘印式店鋪皆超出十幾廿班,坐著傾著,已經十點多了,跟侍者揚揚手,終於可以解開跟女伴一直猜度著、討論著的問題:

究竟$150 係全個餐份量抑式Per Head 計呢?

結果一如所料又可說是出乎意料,二人餐連一杯四十餘的白酒連加一合$216,Mango Lassi 沒Extra Charge,就連再追加的蒜味Naan 都竟然不另收費,我在想,再添加印式飯的話可能同樣不收費。二人餐有脆脆、咖喱角、餐湯、鐵板雞、三款咖喱、印式飯、Naan、餐飲還有甜品,陣容浩大,餐廳裝修氣氛有高級餐館意味、侍者彬彬有禮,二人餐竟然只收舊半還可另添Naan 飯,相比起那邊廂重慶叫兩款咖喱叫個Naan 叫個飯都舊幾兩舊,這裏究竟如何經營?

說句公道話,單計咖喱的話這裏無可否認稍欠一籌,但將其餘食品和環境價錢合著計的話,這裏超出何止兩三條街?跟友伴捧著肚,棄殘Lift 改行樓梯,年末一餐心滿意足,一致認為翻兜指數極高。

若然總嫌重慶咖喱王話平話平都唔係好平、想食想食但又要排又要趕你走、想坐想坐又被其店內藍光搞到狂泌眼水的話,這裏會是一個好選擇。

店名:Aroma 亞羅馬印度餐廳
地址:尖沙咀麼地道36-38號麗東大廈3樓

題外話:食完飯才十點多,經商議後,都係番歸無謂同班死仔包迫埋一堆等倒數了,但搭巴士期間又不幸遇上小塞車,結果倆口子窩在屋企Lift 內歡渡新一年來臨,番到屋企打開電視重趕得切聽叻哥的《男人主義》添,開心到飛起。

2 comments:

難渡怖山car said...

嘩!D相仲黑過雪柄男。好心無閃光燈,都用吓手電筒、LCD backlit之類啦,再唔係若有友達、友伴等私藏車頭燈一大對,江湖救急都應該拿出來照照吖!

潤滑KY said...

3叫過佢攞出黎,不過size 唔夠大放唔到上枱照明。

重有,黑先有氣氛嘛,我想將d氣氛帶入個blog 入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