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6 January 2009

亲斤。

新年快樂。

我農曆年第一句新年快樂就在這裏耗掉了。

家人生性外向,每逢大時大節總喜歡聯袂外遊大陸馬交一帶,遇岩近年自己越來越懶不大願意出走香港,所以此等大節獨守閨屋的日子就變得越來越多。

人家總認為聖誕平安夜一條友最為難受孤獨,但相比之下,其實農曆新年一枝公才算最孤單寂寞,平安聖誕靜夜角落聽著聖詩打機嗒兩杯,總有陣陣品味溫馨感,但來到新年日子外邊打鑼打鼓人人家家戶戶又行年宵又行花巿,可憐自己戇居居的呆坐家中看著一堆過了十來年氣的侏羅紀賀年電影,不禁要開窗高歌一句,今天我非常寂寞。

朋友唔多,但其實我係有腳可以約出去聚聚的,不過識我了解我的都會知道,我是一個電話唔響可以一世唔郁電話的人,沒人約就無謂打攪人,就算有人約,基於性格關係,感覺亦未必赴約。一個人的佳節早早預計得到,心情悶悶唔多高興,所以年三十兩點一起身,就沭浴更衣上巴士慢慢駛進銅鑼灣,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洗錢,買野洗錢能通百病。

在銅記周街情侶周地一家大細,一丁友遊遊蕩蕩顯得格外礙眼不知所措,衫褲鞋走了一圈買唔成,既然物質之慾滿足不了,為洗錢,就將之轉投至口腹之慾處大花特花。

雖云大花特花,但,一條友又食得幾多丫,是晚想吃Fusion 菜式,不想在餐館單拖面對群眾,就買了一堆東西番歸吃過痛快,而我買的,當然係一撕即食啦,要我煮的話,最拿手的就只有金寶忌廉湯。

話時話,呢餐所謂的Fusion 菜,其實都Fus 得幾不知所謂的。


一向對西式機切即食凍肉有濃厚興趣,加上自己愛吃鞋口之物,所以久不久閒來無事總會走去凍肉櫃枱要番二三百克煙火雞胸番歸大快朵頤一下,是日走到櫃位,正想照辦煮碗翻啅一回,見有似曾相識的意大利風乾火腿,又忽爾來個急轉彎要了$50 來懷愐一下一位曾經來往得很密、很愛吃巴馬火腿的Blog 友,這款味道酷似巴馬但又身價較廉的風乾火腿,就是拜她所賜令我得以跟它邂逅上的,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是兩年多前的事了。

叮囑渣刀人片得有咁薄得咁多,約有廿多片,份量頗多。回家拿起一片往燈光照照薄透著光,好一片燈形火腿,猛然將之往嘴裏送,風乾後獨有咸香味在口腔內飄散,正打算細味一下其惹味之處時,箇中帶肥部份爭艷鬥麗似的不敢怠慢釋放出陣陣甘香肥美之味,咸香跟甘肥之味打在一起,味道令人心曠神怡,薄肉慢慢被融化沒入深喉,口腔殘留著淡淡餘韻,可堪細味。

呢味意大利風乾火腿當然比不上正宗的巴馬火腿,但對於我此等孤寒仔來說,可謂物有所值,窮風流了一朝半夜了。

路過Citysuper,赫見寧寧舍舍一份挪威煙三文魚做半價優惠,我呢類人一直視尋「平價中的最好」又或「貴價中的最抵」為樂趣,機不可失,又要了回家搞搞佢。

一邊拆開包裝紙一邊將煙魚肉懶優雅的置在碟上,雖云半價合$40,但份量可真不少,一包大概十餘塊,件件厚身之餘亦異常巨塊,在外邊餐館當前菜賣錢的話,三塊可以當一碟了。平就是平,雖說是煙三文魚,但味道偏淡略欠煙勁,吃著吃著越來越像尋常三文魚刺身,沾了點家用刺身用豉油,煙味竟然有所提昇,感覺靈異。

份量很大,吃了一半用保鮮紙封著,翌日再戰江湖。


一向對酒類醃製物及貝類物有異樣興趣,所以一直對前年上海之行沒買地道名物黃泥螺耿耿於懷,誠然知道九龍城、銅鑼灣上海雜貨鋪有售,但又礙於孤寒作罷,是晚想用錢但又找不著機會,嬲嬲地,在銅記路過就買了一瓶試試。

講到天文數字一樣,其實咪又不過$68 一大瓶,都唔知自己慳咩鬼。

黃泥螺乃未經煮熟生醃之物,見上述兩樣野咁生冷都知生冷野對我不成問題,但精結在於此物屬偉大祖國製品,不特止,還要是堪稱最污糟最有菌的貝類物,將之生吞入口總覺得存在陣陣風險,所以買時都再三追問食法與生死循環問題,獲老店員授予不死信心,才安然科水。黃泥螺用瓶封加酒及糖醃製,螺肉爽脆嫩滑,螺尾連著一塊纖薄細殼,啃落沒沙不麻煩,唯獨糖下得太過重手入口過甜沒了螺鮮味,吃十來隻還可以,但原定整瓶KO 的計劃就恕難奉陪了。

總的來說,不難吃但食趣又不大,還是維持原判,螄蚶才是平價貝類中的皇者。


試想想,以上三款食物若然唔用酒送送嘴,難道要飲清水喝普洱才算正經事?是晚就是是但但買了兩款酒去和著吃了。

先要申報,我喜歡喝酒,但無奈對酒類零研究而且不靈敏,例如我會走入中環的奧利華超巿,每星期買一枝威士忌,由最平八十多塊的掃到中價段約百五餘元為止,喝著喝著,其實都分不清箇中不同之處,縱然偷了老爸一點陳年的來試喝,換來結論就係「醇少少囉」,僅此而已。當中其實以紅酒白酒最為離譜,$19.9的跟$199的,其實都分不清勝負的分野,所以純用酒養我的話,其實係好粗生好好養的。

左邊的乃近月我的最愛日製Sangria 1.5L 裝,這枝San 身價可謂賤得可憐,首次接觸始於惠康售四十餘元,見好喝入了兩枝,及後店方見銷路麻麻特價$72 兩枝,就又入了四枝,到臨近聖誕新年店方不想囤積居奇,竟然推出買十二罐任何品牌啤酒送一枝的致命攻擊以銷貨來換取空間,結果買了四十八罐啤酒送了四枝,所以全盛時期香閨曾經出現多達十枝San,經本人日復日、夜復夜,試著任何飲用方法的耕耘,家中存貨已經鬥入直路剩餘一枝了,是晚獨餐又喝了一半,兩個月完成十枝Sangria 的黃金傳說終於幾近達成了。

在Citysuper 試酒櫃位蒲來蒲去,當中泡盛櫃位才真是他媽的癲,店員可能得閒得滯,五款日本泡盛杯杯大杯之餘,還大方地輪流的不停放送試完又再倒以酒會友一樣,望望酒精成份枝枝達三十巴仙以上,加上自己酒量普通,試完,即時浮來浮去,正人浮於巿時見雪櫃這枝燒酎平平地,正所謂酒醉都有三分醒,記起一袋送酒之物,就買來試試了。

說來奇怪,飲了十來杯(其實係膠杯仔)泡盛跟店員吹了三來四個字水,對方竟然絲毫沒有黑面之餘還拍哂膊頭四萬咁口,難道新年流流真的笑口常開?

下價酒就是下價酒,跟泡盛不同類沒法比無得怪,但比起先前在Sogo(無錯我係無聊到試足銅記兩大超巿)試的中價清酒燒酎呤嚷亦有天地之比,其實價錢只相差數十,風味已經屬兩碼子的事,所以酒這類消耗品,想喝的話,還是付出多一點比較好。此酒太甜入口不能,加了點冰去喝好得多,但又變得淡而無味不夠烈,兩頭唔到岸,糊裏糊塗幹掉整枝,才有點感覺。

吃了喝了一大堆,沒熱野到肚總難掩一沫空虛,就決定製造反高潮,來一個公仔麵加蛋終結是晚橫跨年三十跟初一的獨身晚宴。

吃得飽飽喝得微醺,甚麼寂寞孤單真的很不知所謂,到頭來,其實就不過是這麼的一回兒事罷了。

求求其其的一年又求求其其的過去,新一年大概都係求求其其的渡過吧?新年快樂的話,就再求求其其都沒所謂了。

PS:正確點來說,麵後其實還吃了一杯哈根大師士多啤梨芝士餅味雪榚的。現在大部份七仔打做致命優惠,巴利甜酒味、士多啤梨芝士餅味和熱情果味全數$25 兩杯,本人早兩日入手四杯,來日將會再度出擊,有志者請快手搶購。

1 comment:

難渡怖山car said...

食慾代X慾,好過去自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