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5 January 2009

感情需要努力維繫。

縱然約會時間為晚上七時,但亦剎有介事的刻意早起打扮搞來搞去,為的就是今晚這個很久不見的前度,A 小姐。

老實說,自身拍拖經驗話多唔算多,但大部份跟我相戀過又處得比較久的,不知何故總帶給我陣陣《百份百感覺》中鄭秀文又或《喜劇之王》中張栢芝之類角色感覺,概括一點的說,就是外強中乾、外冷內熱、口硬心軟,簡言而之,就係甜言蜜語小鳥依人幼稚低能悉數欠奉,換來的就好像朋友式相處,感覺官腔,當然,此等堪稱內涵型的種族在上流有學識社會中好像甚受歡迎,但一切就好像買錯胸圍帶錯Bra 一樣,錯配了。

我乃很傳統的港男,在《蘋果》看見趙碩●圖片會隨即Click 入放大為觀溝而樂,看見陳茵●、李綺●在《同事三分親》裏大Cute 特嗲會叫停手上所有工作格外留神,內涵仙女誤墮凡間、凡夫俗子誤闖仙境,大家都不太懂這種越/降級享受,所以帶有港女性格的A 小姐就變得格外觸目、格外令我牽腸掛肚了。

世事都不會有完美,當中A 小姐愛哭的性格就最為我所垢病。我很多時都討厭自己處於分水嶺兩頭唔到岸,就好像上述港男特質一樣,喜好大致吻合,唯獨港男最傳統要有的「最怕見到女仔喊,一見到就心都軟哂」我不單止欠奉,還暗暗對這件事很憎很無情,討厭程度大概跟我對小孩子的厭惡度差不多吧,所以每當A 小姐為小事飲泣嚎哭,我都會暗暗的臭罵兩三句的。我明白,情侶間相處之道貴乎交戲,人家為沒收到電話哭了,要扮心軟了;人家為一點少爭執哭了,又要扮心軟了;人家為寂寞哭了,又再扮心軟了,但,我不是天皇影帝,戲交得過多過密片酬又來來去去那回事沒啥新鮮感,結局就是想嘔倦怠分手收場。

我有時會想,假若我肯再落力交多兩三場戲的話,事態又可能不會這樣發生了。

我基本情況下不信緣份,但每到需要理由支持自己做一件事時,我亦不介意很嘔心的對外宣佈「我們之間很有緣份」。

我和A 小姐真的很有緣份,當初相識於網上世界,分手後失去聯絡良久,近月忽爾又在Facebook 現身並搭話,驚喜之至,就相約共晉晚膳聚聚舊。看倌們當然可以想像我是懷著點點不軌企圖赴約,早起裝身一事,就無需再解釋了。

多年沒見,A 小姐基本沒變,大家寒喧幾句後就到一間有點情調、又適合傾計的餐廳再續那說不完的陳年舊事。

「你記唔記得果次,我畫e-道歉卡果次?」我的圈子就只值一句鐘這麼的多,喝了點酒,去到主菜後,又要返回往事。

「記得!你用小畫家畫果次!連我個名都寫錯果次!」大家聽了說了,不禁哈哈大笑。

「哈哈,之後你喊得重勁。又記唔記得果次,我訓左覺番到屋企唔記得打電話果次?」重溫往事都好像特別溫馨。

「記得!我等左成晚,擔心死我!」大家又聽了說了,又哈哈大笑。

「哈哈,第朝打番比你你鬧我,但竟然可以鬧人鬧到自己喊。」往事都好像特別甜蜜有趣。

「你剩係記得我喊,你果然係鐘意女仔曉喊果庭人。」A 小姐忽爾收起大笑狀,只微微的笑著,就好像世事都給她看穿了一樣。「你呢類男仔都係鐘意柔弱型。」

「傻,柔弱點同喊,兩回事。」我忽爾發覺眼前的A 小姐不太像A 小姐。

「過左咁耐唔怕講,其實我根本唔鐘意喊亦唔常喊,不過見你喜歡柔弱易喊型女仔,就多喊一點等你發揮下男子氣慨呵護番我...」唔,其實點解要講呢?「就好像造愛時女仔要懂得扮有感覺一樣,都係對對方愛的一種。」

「...咪即係交戲。」其實畫公仔是否真的要畫出腸才算得上真正的名畫呢?

「交戲都係為維繫感情,雙方唔努力維繫的話,唔通真係要靠緣份、靠天生一對?」A 小姐說完輕輕的微笑,表示上洗手間一趟。

平時喝了酒特別愛甜品的我,這一刻都感覺難以奉陪,A 小姐從洗手間返回,喝了兩口咖啡後,就結帳返歸了。

原來回憶裏特別鍾愛的愛哭A 小姐是專誠裝砌出來的,當想到既然連愛哭都可以裝出來,單憑剛才對方的表現,過去對方那一份我喜愛的港女性格亦大有可能為迎合我而「維繫」出來,我坐著巴士望著窗外回想著剛剛那番對話和過去的種種,眼淚緩緩的滴了出來,我定一定神,安慰說自己正為悲劇收場而交戲,才慢慢的有所舒緩。

大家互相的維繫,力度太猛,將一切都搞垮了。

3 comments:

難渡怖山car said...

港女:「坐bar屎,交一陣戲;坐ban屎,交一世戲。」

btw, 結帳返歸!?有食唔食,罪大惡極!!

潤滑KY said...

難渡兄太睇小我,
我就係知道無得食,所以結帳返歸。

難渡怖山car said...

...美麗回憶失去便難尋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