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8 August 2010

網絡形象改善工程.第一期。


夏蟲嗚、鳥兒飛,炎炎夏日懶洋洋窩在家中,看著陽光穿透窗子直射入客廳,室內空氣徐徐升溫,身子不由自主隨著溫度上升而慢慢冒出汗珠。放空感受著體內水份沿著毛孔一點一點浸透出體外,這令我意識到,刻下需要一杯凍飲降溫,並為自己補充流失了的水份。

從床上撐起身子,拖著身軀緩緩步往廚房打開雪櫃,電腦正播著《快活在可樂天》,倘若選擇鮮紅色冰凍可樂,碳酸汽反衝一剎大概會暢快得彷彿快樂也被我喝掉吧?無奈夏天是懶人的專屬季節,是日我只想呆處在家感受著時間流逝浪費地過日子,不想積囤著氣泡無為上一整天,還是不要貪一時之快破壞了假日大好氛圍。

來一杯冰凍麥茶吧。

陽光普照,時有微風卻有點熱,呷啖麥茶確比可樂之流更具解渴消暑之效。先為口腔帶來久違了的冰涼快感,茶順入喉頭繼而潤澤了咽喉深處,閉目將全副感觸集中在味覺之上,麥茶殘留著的回香散發著陣陣清幽麥味,看著窗外萬里無雲晴空,享用著如斯麥香妙品,一樂也。

嫌麥味太濃烈嗎?嘗試加兩三顆冰塊再重新上路吧。將麥茶倒入置有冰粒的水杯中,冰粒傳來微弱破裂聲,輕力搖晃著,冰塊與水杯撞擊的聲音,與室外炎熱酷暑有著點點沒來由的聯繁,又呷一啖,茶被冰塊和淡了,麥味沒先前的濃,但更覺涼透心坎。

開盡了窗,忽爾吹起陣陣微涼的風,懸在窗旁的風鈴隨風慢舞,清脆鈴聲響徹盛夏。風鈴、麥茶、炎夏日,依著窗邊,目空一切,思緒隨著視點擴展到無盡深處,似若有所思,卻思無其物;似若有所念,卻念無其人。遊走於白夢與出神之間、徘徊於快樂與哀愁之軸。

夢醒時份,日退風起暑漸離,不經不覺已入定了句多鐘,將攤涼了的麥茶放回雪櫃,把陣地移師到浴室來一記淋浴,這才漸覺魂魄悠然歸位。浴後再來一杯冰凍麥茶,其時天色已漸沉,優閒的一天,就這樣被我消耗得一乾二淨。

7 comments:

卡臣 said...

充滿強烈的意識流
帶有候孝賢的電影感
及安東尼奧尼的細膩描寫

一個文學青年的形象
活靈活現!

小瓶子 said...

突然变得如斯浪漫?

袁健健 said...

卡臣:
咁都比你看清真實的我,
真係眼利。

小瓶子:
無法,本人網上風評太差,
要想辦法修補一下。

chaumet said...

好唔鍾意呢類冷係野既寫作手法WOR............

袁健健 said...

chaumet:
只可以建議你去右上角。

PY said...

死,我覺得我寫d野好鬼似呢篇,原來係咁令人作嘔!!!

袁健健 said...

PY:
我自己打完都起雞皮,但無法,
呢個係網絡形象改善工程。

放啦,你D 一定無我呢篇咁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