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1 August 2010

讓座的藝術。

鑑於近年港鐵車廂內乘客拒絕讓座的個案有上升趨勢,本人作為中環上車的必定有位坐人士,放工後人再累也好,為與無品族劃清界線,列車甫埋站總會一眼關七,凡視線範圍內發現有需要人士必彈起身讓座,其費神之劇,我思疑比企足全程還要耗費精力。

假若對象是老婦殘弱,讓座當然錯不了,但若然是銀髮斑白的伯父輩,不知是否雄性較愛面子關係,這類界乎於讓座與忽離之間的族群各位讓座人士就需要格外小心了。過去自己就曾經多次積極讓座予白頭老翁,結果很多時遭逢到的,輕則淡然拒絕,重則冷眼一瞥,人站起來積極奉獻愛心,卻被閘住反彈無回頭差點還反彈到家父身上,有點難堪之餘,座位更被最討人厭的開門即刻搶凳黨極速奪去,谷氣之處,直教人生死相許。

提起家父,其實家中老爸亦踩貼類近尷尬年齡,前陣子飲大兩杯就曾經一而再、再而三的表示發覺自己老了很多,細問何出此言,才和盤托出最近坐車頻頻出現有人讓座的悲慘狀況,說到盡處,還伴隨著無奈苦笑,畫面甚具張力。老老實實,不知不覺本人都望見三字頭,做得我老爸,老就老定的了,為啥不看開點,還要拘泥於被讓座與否的困局上?我想,這大概就跟某些特殊體質男子心態差不多,總喜歡在五十九秒和一分鐘間掙扎求存,彷彿兩者有天地之別,其實只要將時間單位一體化,五十九秒和一分鐘都不過爭一秒,既然早了就是早了,洩了就是洩了,奉勸不要糾纏於小節,積極面對人生吧。

銀髮伯父輩不好讓座,相比起來,孕婦就更為令人頭痕。臨盆在即一大個肚浮出水面的當然無慮即決飛快請坐,但每每遇著好些腹部微微隆起,貌似內藏乾坤卻又神態自若的就最令人無所適從,雖云現世代香港地大胖女較過往為少,但要遇著肚皮向外伸展的,又並非難得一見,加上東洋風束胸娃娃裝穿不得其所很易流露出孕婦風,那就更令我等打算讓坐人士忐忑了。

請設身處地想想,若然閣下黃花閨女乘搭港鐵期間,忽爾有人起身並微笑輕喚一句「大肚媽媽請坐」,閣下會作出何等反應?不知者不罪嗎?那未免將現實過份童話化,斷然澄清太瘀又未必開得了口,但臉如土色、滿肚滿腔滿腦子孖雕頂蟹大概都無得走雞吧?但假若逢有懷疑皆不讓座,上得山多終遇虎,《狼來了》故事又會應運而生,無品族的牌坊遲早空降閣下額頭上。

嗚呼哀哉!我只不過想做個好人,幹嘛會如斯左右做人難?

工作一整天,加上上述複疊式深層推理,令人傷心傷意傷神。只怪我有心但用錯了力,結果想太多,上車沒多久就徐徐昏睡過去,最後再想讓座都讓不了了,悲劇矣。

4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其实如果只是肚子微隆, 就是怀孕了几个月的大肚婆, 我会觉得企下其实无乜所谓, 出得街如常生活, 企下也可以当做运动, 成日坐无益.

至于个肚真系大到就来生嗰D,就好少机会搞错, 嗰D让位系好既, 怕她跌亲或者被其他企响度既乘客撞亲.

年纪大既老人家, 如果身子骨扎实, 没有摇摇欲坠之势, 我就不会让坐啦. 你点知嗰个望落去80岁既老伯伯是否太极祖师或者咏春高手? 分分种马步扎得比我更稳.

袁健健 said...

個人讓座理念係逢孕婦老弱殘缺都會讓~
如果要考慮埋功夫根底的話,
讓得黎佢都落左車喇~

小瓶子 said...

其实唔系话考虑好多, 点为之老弱呢?

老者, 我觉得是很多皱纹, 起晒老人斑,但不一定弱嘛.

如果老人家寒背/拎拐仗/或者行动不太麻利, 甘就让坐. 但如果只是表面看上去有白头发, 有皱纹, 有老人斑, 知道系七十几八十, 但行路种快过我, 背挺得直过我, 我就知道唔驶让啦.

就以我父亲为例, 他七十多岁, 从外表看是在让座的名单里. 不过他身体健康, 不太喜欢别人让座哦.

虽然让座是一片善意, 但恐怕会过尤不及.

袁健健 said...

嗯嗯~~你岩~
但我唔考慮得咁多,
因為計埋步速同脊骨角度的話,
我怕篇野要過千五字了。

總之就係,
你寧缺勿濫,我寧濫勿缺;
你寧縱勿枉,我寧枉勿縱;
你心目中老弱比較弱,
我心目中老弱比較強。
咁啦~

以後比較弱的老弱留比你去讓,
比較強的老弱就交比我冒險去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