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22 June 2010

詐騙案。

遇著心煩氣燥、納悶抑鬱的日子,除了啪枝太太口服液外,最好莫過於求其搵條濕柴鬧一大餐來出出氣,是晚心情低落得近乎跌至絕對零度,攤屍家中竟然出現一枚推銷員上門進行詐騙,沒法子,呢鑊算你唔好彩。

「咯咯。」半夜三更拍門拍到強盜入屋搶劫一樣,先入為主已經覺得這個訪客相當可惡,但話分兩頭,其實單睇句頭兩個擬聲詞都知道,人家只不過是輕敲了兩聲門而已。

「先生你好。」打開門,一條比我矮上兩三個頭的黃毛小子棟在跟前,觀乎此人髮型裝束以至鞋款企姿,混身皆散發著陣陣擾人氣息,行出街,比人打千祈唔好問點解,若然問呢?打多鑊囉重問。

「...」心情極差不想說話,只以100%戒備目光向他瞄了瞄。

「我地係TVB 架,你地大廈岩岩進行緊系統更新,咁我地公司而家免費開放幾條頻道比本大廈居民,麻煩先生比個電視遙控我檢查下個電視訊號。」濕柴一副理所當然的口吻。

「免費開放頻道?我睇左你地翡翠明珠廿幾年都唔知要收錢架喎。」我扮傻。

「唔係,係開放收費台比你地睇。」

收費台免費開放?叫得收費為啥無啦啦免費?咁唔合邏輯的都講得出口,即係假啦,即係詐騙啦,即係當我白痴以為咁都呃到我啦!谷鬼氣。

「哦,咁你想點?」

「想問你要個遙控檢查下個接收訊號唧,先生唔駛咁。」我想跟前濕柴也心感異樣。

我沒作聲,關上大門取遙控後,又開門遞了給準備離開的濕柴。濕柴在門外裝模作樣按了數下後,又表示要入屋才可收到訊號。同我黎呢套?老子有的就是時間,開閘。

「先生有齊有線同Now 解碼器,交緊幾錢個月架?」濕柴入屋按了幾下遙控就問,實不相瞞,全然不知他在按乜春。

「你講果種收費變免費的頻道到底係咩一回事?」啋佢都傻。

「嗱,呢度十幾個台如果你地用Now 睇要逐個台買架嘛。」濕柴從背包取出一份合約類物體,所示的十幾個台,即無線經典台劇集台之類。「咁呢...」

「唔係喎!Now 一訂就成個《無線電視收費台套餐》咁訂架喎,無得逐個台買架喎唔該。」

「下?唔緊要,而家我地就免費開放比本大廈住戶睇...」

「咩唔緊要唧?咁人地真係成個套餐咁買架嘛!」

「原價係要二百幾蚊一個月,而家就完全唔駛月費。」濕柴無視了我的對抗,指著合約類物體說。

「無啦啦咁著數?多謝哂喎,咁你而家開啦,幾時睇得?今晚得未?」

「首先你要幫我地簽份二十個月合約先。」

「你話免費喎!免費簽乜Q野合約呀?」

「免費都要簽合約的。」

「咁得意?咁翡翠台份合約我簽左幾耐呀?為期一世呀?」

「唔係唔係,其實係呢,你只要每日比返$3.x的訊號傳輸費就可以睇哂先前講的所有頻道。」

狐狸尾巴已露,簡而言之,要錢。

「又話免費,但又要比錢?咁即係收費定免費?」

「咁月費確實係免,不過要...」

「不過要咩唧?講重點啦,即係一個月幾多錢呀?」

「$138。」濕柴說。

「即係每個月交$138 就可以免費?」

「係。」

「哈哈!你知唔知自己嗡緊咩架大佬。」我隨手準備開閘。「多謝你免費得咁緊要,我唔要喇,你走啦。」

「點解唔要呀?」濕柴還要問。

「要錢咪唔要囉!」

「乜係咁架?」他也有點怒意。

「唔係點呀?即係去酒樓食飯時話到明碟野係免費贈送,到碟野黎到又話要收返我燈油火臘人工錢,唔通我重要硬食科水講多謝呀?」

「咁你都用緊有線啦,你有線交緊幾錢?」此人真厚面皮,此時此刻還要掙扎。

「二百幾!」

「咁咪係囉,你都交緊二百幾啦,我呢個都係百幾蚊咋嘛...」

「咁我交左你果百幾蚊係咪你地公司會幫我交有線二百幾果條數?如果係我即刻幫襯你!」

「唔係唔係...咁你有線睇左幾耐?個合約滿未?」還要繼續。

「十幾年!佢開台咁耐我睇咁耐!我夠膽講一世都唔會取消!」睇左十幾年係真,但一世唔取消係假,我最憎有線。

「咁算啦,唔阻你。」濕柴黑著臉步出門口。

「阻左好耐啦,免費!」

「咁月費真係免喎。」竟然還賤著嘴反抗。

「重講!?你咁樣係咪真係叫免費先?定係叫詐騙呀?駛唔駛坐低傾多陣呀?」

濕柴沒回應,就走了。

拉上閘、關上門,洗洗臉後抖一抖,心情果真稍有好轉。

素聞此公司行銷手法層出不窮的賤,現親身領教過,發現都真係有中招的潛在風險的,假若閣下家中多有年長人士獨處,就要多加提醒以免受騙了。

5 comments:

卡臣 said...

我都最憎有線

Mz said...

好好笑!!
我屋企一個要比錢既台都無, 而家更加憎有線,剝奪我地免費睇世界盃既權利
.V.

chaumet said...

呢d通常一按門鐘就例牌應佢:「唔需要啦,唔該!!!」.然後猛力關門, 此乃本小姐之極仁慈手法...唔通同佢hour水吹咩

小瓶子 said...

心情唔好见到呢D人就更差.

袁健健 said...

卡臣:
0殊...
家下好難搵工架。

Mz:
世界盃事件就兩睇啦,
始終好多事情都係又唔駛錢進化到要收錢的。

chaumet:
平時我一定「唔駛喇唔該」就閂門,
但當日我係想搵交嗌消氣~

小瓶子:
心情唔好先有動力鬧呢D應該鬧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