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14 April 2012

喝酒暴吃不抽煙。

並不抽煙,但遇著天氣寒冷又或有點鳥事想不通的時候,大腦總會忽爾湧現不如點枝煙擺甫士、噴口煙來扮有型的幼兒衝動,沒法子啦,自小被電影潛移默化嘛,總覺得呼煙一剎,煙霧與昏暗燈光交接一刻煞是迷人,就算躲於雲霧裏,亦甚有孤高獨醉之感。遺憾是,現實裏我從沒遇過抽煙抽得有型有款的夥伴,或許是煙民喝酒吹水時都不會只抽一根那麼單調,煙接煙的不停地對著濾嘴呼吸,就很難兼顧得了面部表情動態神韻甚至提煙造手,缺了擔天望地的諗樣,就徒勞了。

說不抽煙,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抽過煙,人生在世二十末年裏,就曾經抽過兩枝無啦謂謂的煙,案發日子不同,卻同樣是喝酒後幹的;案情背景不同,卻同樣是被勸抽的;出場人物不同,卻同樣是遭到同批匪徒唆使的,我不太知道香煙價格標升是不是會令一眾煙民百上加斤,總之這幫人每每喝大了就是喜歡慷慨解囊請我抽煙,而自己又易醉,自然更加容易跌落尼古丁陷阱。

抽煙並不美味,所以上不了癮,但當煙的氣味混合了其他食材,其產生出來的化學作用,卻竟能將味道硬生生推上另一層次,幻化成一枚令人難忘的食物。就年頭,近年好像處得有點火的甜品店Black & White 就製成了一道類近的甜品出來。

以藍莓芝士作主體,加上煙燻玉桂作提味,原瓶玻璃壺上桌。虔誠的將瓶蓋打開,陣陣啃鼻黃煙旋即從壼內嘩啦嘩啦暴湧出來,差點沒以為會在跟前標出一條阿拉丁燈神。驚魂稍定,手起匙落從平滑餅面狠狠直插壼底,再來反手抽擊直啪入口,漿糊質感先沒入舌頭,繼而一種強勁燻木味直擊喉頭衝入心頭,近乎招架不住,濃郁芝味掩至並包圍味蕾進行舒緩工程,心才慢慢穩定過來。有了心理準備再細心嚐一口,慢嚼細嗒,才驚覺剛剛那陣燻木味,甚有萬寶路煙草氣味的氛圍,這對於不抽煙的我,似叫我的心倒掛。

不過三數來小口的事,由難受到忍受,至忍受到接受,最後接受到享受,一步一生,不禁邊吃邊暗呼一聲神奇。這款甜品,對於抱著疑問初到貴境的我,只能喪家狗一樣低頭承認這真的為我帶來久違了的驚喜。

其後我還再三顧草廬試了其餘四五來款甜品,不錯吃,卻總缺了那一點點有趣玩味。

我想我還會再光顧的,但不會再衝著嚐新的念頭而來了。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半年啦,袁件!
sonrisa

仕仔 said...

久違了袁件式寫文 : 原以為講抽煙, 原來係講甜品 ~

vvv said...

加入圖片以壯大聲勢麻!!
還有,健健,我一直都是你的忠實屎啊,要繼續寫呀~加油

Anonymous said...

久違了

cd-rom no.1 said...

write more pls !! >____<
miss ur cold doe tremble jok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