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 November 2011

愛如潮水。

嗨,很久不見,既然沒見那麼久,就分享一件無聊日常小逸事予大家諧趣一下吧。


搬到新工作地點已經年多,要習慣的早已習慣,沒習慣的亦勉強捱得過,反正一堆同事每日重覆著差不多的工作流程,應付著差不多的工作量,面對著差不多的老問題,在差不多的時間上下班,每日大部份時間過著差不多的生活,只要閣下沒胸懷大志又或有感懷才不遇,嘗試公還公私還私,將注意力更集中於工作以外的私事,日子其實還是可以過得很順心的。

想了想,過去某些文章好像有過差不多的開場白吧?沒差啦,反正最美好的生活,就是每天都差不多。

至少,我就很喜歡了。

本部門座落大廈高層,另有貨倉位於低層單位,而該低層單位一直由女同事B 主持大局,遇著要趕死線踏入生死關頭,本人才充當後勤作支援工作。沒法子啦,懶惰成性嘛,可以推卸的工作,都盡量向上司申請外判,以免負上任何群帶關係刑事責任,影響日常規律生活的平衡。

不過機關再算盡,前陣子,還是發生了一件讓平靜湖水微微泛起了漣漪的小事。

話說某日,一如往常比官方上班時間晚了十五分鐘回公司,甫坐下,電腦沒來得及開,還在和周遭同事吹無謂的水時,女同事B 就氣急敗壞走將過來。

「袁健!唔掂呀!下面個倉唔掂呀!」女同事B 神色凝重的說。

「做咩呢?」女同事B 向來以名駒緊張大師聞名於世,她的驚慄神情,感染不了久經悠閒幾近滑啞的我。

「前幾日打風落大雨,搞到下面漏哂水呀!」女同事B 稟報,周遭同事聽著就笑著,都不知笑個甚麼勁。「漏水漏到地下濕哂呀。」

「笑咩唧妳地?」我先對著身邊男同事K 問。

「哈哈,無事無事。」對家賤賤的笑卻不知其內情,心有戚戚然,但無論如何,還是先處理正事比較重要。

「咁大鑊?」貨倉蘊藏著不少客戶重要資料,若然漏水禍及保存物,事情就真的大條了。「一齊落去睇睇啦。」

甲級商廈和工業大廈租金相隔著一個光年的距離,就連管理費亦有天與地之分別,但這個世界一向都是這樣的,一分錢一分貨,付鈔少了,毛病就可能多了,就好像今次入水事件,就是一個例子了。

經過一輪升降機河,終於抵達事發現場。取出職員咭,推開木製大門,映入眼簾是一堆儲存物。

「邊有濕唧?」四處望了望,沒啥異樣。

「唔係呢度呀!」女同事B 扯著我來到近窗邊處。「你睇!」

牆身冒著水漬,磚地泛著薄薄水泊,現場確實是漏水水浸了,但卻不是想像中的大洪水。

「哦,係咁咋?比妳嚇死。」我檢查著儲存品。「但D 料無濕到水呀?」

「好彩無囉。」

「咁得啦,一陣請示上司,再打比管理處跟進。」再望了兩望,聯絡了管理處,就嗚金返回工作地了。

「點呀?下面漏水漏成點?」男同事K 含著笑問著,其他同事亦一反常態笑意盈盈的注視著,就好像有甚麼陰謀一樣。

「小水災,打左去管理處。」我說著。「但你地究竟笑咩鬼唧?」

「哈哈,無事無事。」

同事們在笑啥,始終是一個謎。


管理處還是盡責的,沒隔多久,就派來師傅在窗邊龜裂位置噴上玻璃膠試成效,恰好地,當晚下了一場大雨,就更合河車了。

翌日,一如往常比官方上班時間晚了十五分鐘回公司,甫坐下,電腦沒來得及開,還在和周遭同事吹無謂的水時,見女同事B 剛從樓下上來,就扮盡責的跟進一下事件。

「喂,B。」

「咩呀?」女同事B 望著我。

「妳下面果度重有冇漏水呀?」

「哈哈哈哈!」眾同事即席哄堂大笑。

而我,終於明白他們昨日為啥會賤笑了。

7 comments:

仕仔 said...

身為邪教教主既袁健, 冇奶油一聽唔笑仲問點解架喎. ^O^

Crystal said...

我都要睇到尾先知道個笑點^O^
寫多d la...我好鐘意睇你寫ge野ah~

七十樓危危下望 said...

你班人真係好無聊

by the way, 有兩個疑問:
1. 點解你咁既部門咁多男人先!
2. 乜唔係有 shuttle bus 既咩?點遲呀?

素顏天使™ said...

唔信你一開始唔明 x 2 囉! ! !

袁健健 said...

仕仔:
我幾時做左邪教教主架!?
最重要係,點解無貢品架!?

Crystal:
盡量啦~
經過時間洗禮,
我的文筆已經所剩無幾了~

七十樓:
1)其實部門男同女只係五五比,
不過女的年紀都較大,同事B 算最後生了。
2)有shuttle bus,但某d長期遲起身的人,
會打定輸數趕都唔趕下搭公司車,
就選擇自己搭地鐵轉小巴返工架嘛。

素顏:
證明妳唔了解我囉~

Anonymous said...

唔信你一開始唔明 x 3 哈哈~

李小龍私生女

KrediNotum said...

kredi notu sorgul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