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19 September 2011

我決定走了。

首次懷疑自己患病,大概是三數年前忽爾迷上Xbox 360 那段日子,猶記得一向不太熱衷於電子玩物電視遊戲的我,自從去過老哥家裏玩過十來八鋪足球遊戲後,立時極速愛上,扙著聖誕前夕,還一改過去得把聲的作風積極相約老哥到HMV 買機遊玩,可謂一時佳話。誰不知,過了聖誕新年那段長假後,那部Xbox 我就連碰都沒有再碰過了。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是一則老掉牙的新屎坑使用指南,甚至乎將之比喻為見異思遷貪新棄舊的又一實証,但個人更確信這是及時抽身的最佳本領,迷,我確實是有沉過的,就初買機的那十來日,基本上就是由朝到晚通宵達旦的與電視手制遊戲機為伍,吃飯嘛,波仔麵包合味道,總之就好像那些在地鐵車廂內令旁人反白眼的熱戀中小情侶一樣,不離不棄至死不渝只想賴著你,愛到無法無天令人嘔吐。

凡事總是有底線的,只是我的底線底得特別高罷了,當持續了一段日子,身體內裏彷彿有某具神秘的器官對沉迷一事作出排斥並響起警號,昨日愛不釋手的,翌日連望都沒有望,最後還擺上網拍賣放盤。

不是生厭,也不是不喜,只是怕更進一步會換來更深度的依賴症,才將一切緊急煞停徹底放棄掉。始終沒能明白自己為啥會忽爾醒覺並決絕割愛,就只能相信是一種很無聊的都巿心理病。

自從這次經歷後,除了審視過去,還著手觀察未來,才發現不單止在這些無啦謂謂的嗜好上有這種傾向,就連一般飲食習慣,以至交友談情都存在著差不多的問題。發現自己同一款食品吃得太密而完全戒掉算不上反常;跟好友慣性每日每晚煲粥聊天,某晚開始持續找來大量藉口推三推四結果斷交收場亦不計其數;甚至連過去女友,亦曾因無端被不抽不睬好幾星期而導致分手收場。

過往會推說雙方皆存在著問題,但到最近,我開始相信,這或許只是我單方面有毛病,才會弄致甚麼也只能半途而廢,造成不能完滿的局面。

最近,無錯,係最近,重要係近兩三星期的事,我終於將手中被譏為乞兒執到都喊三聲的古老手機換掉,投到觸碰式螢幕手機的懷抱裏,而我亦一如自己預料,未能免俗的時時刻刻手機掛帥Whatsapp 微博的玩過不停。

有時我會想,難道今次我又會如上述例子一樣,極速上癮後繼而迅即自拔將毒癮戒斷?

我又唔係盧冠廷,試過電燈的方便後,已經沒可能轉回蠟燭照明了。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袁健你終於肯寫blog喇!! 連我都忍唔住上水
激動的潛水讀者上

mr big said...

終於更新了,還望你貫徹作風連寫幾篇厭了又紏過...

袁健健 said...

無名氏:
係呀,寫返喇,不過,又停返喇.
要你失望了嘿~

mr big
一篇即停~

KrediNotum said...

kredi notu sorgula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