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1 September 2010

龍游淺水遭蝦欺。

人生在世幾十年,總有若干天敵存活於世上,就以本人為例,瀨尿蝦,就是我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

話說老爸每隔週餘便會跟好友們到酒樓舉辦飯局開懷暢吃一番,據知情人士透露,飯局當中混雜著各行各業專業人士,但專業無助開餐,若論貢獻性,只有魚棚老闆有格獲得MVP 殊榮,此子每逢飯局皆攜同大量新鮮靚料供在座人士分享,令飯局生色不少。

在座人士七老八老,料再靚也好,不復當年勇,很難將海鮮逐一擊破,所以每次老爸夜歸,總會帶上未能完成的供我等作夜宵。老人家不能多吃膽固醇,墨魚是常客,間中亦有魚類供應,而是晚,還多了新力軍避風塘炒瀨尿蝦。

打開盒,瀨尿蝦被炒至金黃拌著大量炸蒜姿態撩人,開罐啤酒,懶理宿敵論照樣披上戰袍上陣。

吃瀨尿蝦起手式,先兩手執起頭尾,再重複上下搖擺蝦身十數次作鬆殼之用,若省卻此步驟以牙齒強行爆破猶如刀片的硬實蝦殼,唔駛問阿貴,口腔嫩肉必遭老罪。我打得出本文當然深明此道理,但手落蝦起,姆指食指突感一陣赤痛,望望,媽的,原來身還未開始上下搖曳,血已經率先從指尖破皮而出,洩了。

出師未捷已見紅,還未開波已收皮,男子漢大丈夫,最丟臉莫過於此,為重振雄風,兩指一邊忍受著傷口被炒辣椒炸蒜生醃的痛楚,一邊胡亂幫蝦鬆骨,幹了八來下,就以口代手開始拆殼部份。有經驗的都應該知道,口比手永遠來得更細緻敏感,以口代手,招來的自然是另一場噴洩風暴,蝦殼被逐層拆下我的口皮就被逐撮片破,此時辣椒蒜再次彰顯殺菌功能不停為我口內傷口消毒,強忍劇痛完成壯舉,淚眼盈盈看著跟前光脫脫瀨尿蝦,本人宣佈,若然此時有人提出收購,這隻蝦叫價無返一千幾百我堅決不賣。

喝啖啤酒抖一抖,狠狠將蝦送入口,蒜香味、鮮甜味混和著點點血腥味,這隻蝦啃落果真是它媽的有血有肉。

我不是素食主義者,不相信茹葷會有報應,惟獨吃瀨尿蝦,我認了。

6 comments:

小瓶子 said...

以前系有人帮我剥壳的...

PP said...

你初哥扮老手,未開始搖曳就洩,兼且見紅都仲唔抽身,仲要用埋口,下次都係扯住旗投降罷啦

M said...

去深水埗金豪食啦,佢啲避風塘瀨尿蝦係剝晒殼先炒架!

chaumet said...

好一句「龍游淺水遭蝦欺」!!!!

袁健健 said...

小瓶子:
逝去感情如何留得住丫。

PP:
又扯旗投降?
成日扯旗觀眾會冷感的。

M:
幫金豪申請緊快証。

Shanghai Bunny said...

出師未捷已見紅,還未開波已收皮
好正。

BTW why not use scisso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