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3 July 2010

《鎗王之王》。


警告:以下內容含嚴重劇透,快將入場人士請迅速回避。


客氣說話無謂多講,現在直擊要害突入支點。

據《鎗王之王》裏所說,方中信在《鎗王》中射殺了張國榮後仍能拿得起鎗重新做人,這點我當然明白;其後到《旺角黑夜》方再殺一人,就刻服不了心魔變得拿不起鎗,箇中心理障礙我亦全然理解;但當他在《鎗王之王》裏甫開鎗射人即變得標童一樣爆出疑犯動機,就真的看得我雙眼反白一頭霧水了,究竟是那把鎗附有邪靈惡鬼,還是《鎗王》的張國榮於心有愧特意黃泉復活前來顯靈相助?點都好,既為《鎗》續篇煩請文明一點,就老土地由心理催眠師代問米之勞吧,至於通靈查案這類點子,還是留給《正月十五之一生一世》之類過氣偵探鬼片去用比較妥當。

《鎗王之王》由劇情片搖身一變成為靈異片很離奇,但影片從緊張情節忽爾邁步到喜劇笑位的行逕亦相當詭異,古天樂跟杜文澤被騙換來連碼巨款,影片氣氛漸推向緊張節骨眼位置,兩人卻突然秀出一段長達一分鐘的爆笑對白替觀眾們降溫,無錯係惹笑,但其錯配除了令我想起楊千嬅一眾喜愛用NG 片當主力笑位的舊片,箇中變調亦令我聯想起「不老症」三個字,一雞嚐兩味,很抵。

全片零笑位卻無端在緊張位安排爆笑點,堪稱惡趣味。

警察狗仔隊窩囊廢得被古天樂上條樓梯就賣甩了我勉強給你胡混過去,但古大搖大擺驅車夜會杜文澤,還要相當鋪張當街當巷懶有型的大灑陰私紙又該如何解釋?明明前一個鏡頭吳彥祖還在重度懷疑古為犯人,下一段卻出現狗仔隊神祕消失此等鳥事,是導演覺得特區警察低B,還是當我等入場觀眾白痴?請不要誤會我在為駁戲而駁戲,要怪就怪我尚未忘記攜帶腦袋入場吧。

結尾先以一段人肉陷阱引出犯人橋段來展開荒誕序幕,其後不論吳有犯唔拉無端拖著女主角撤離醫院,抑或無啦啦安排一大堆射燈射向犯人就以為能夠降魔伏妖一事,皆令人啼笑皆非雅興盡消,我明白一切皆為鋪出《鎗王》經典決鬥場面而義無反顧幹的事,但首作安排得自然合邏輯,續作則刻意無謂古靈精怪,神奇之處令人噴飯。

老實說,《鎗王之王》開首二十分鐘相當精彩刺激,確曾令我興奮了好一陣子,無奈影片來到中段犯駁位即排山倒海而來,其嚴重程度甚至達到令我無法安靜看戲的地步,作為看了《鎗王》達百次的忠實粉絲,本人深表遺憾。

人總需要勇敢生存,還望爾導下一回會重拾正軌回復昔日風彩吧。

2 comments:

said...

本篇影評最重要那句是"直擊要害突入支點".

這套是爾導近年勁失手之作.

Elvis said...

等待方中信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