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19 November 2010

棲身於陸地的水怪。

新同事C 酷愛老作的行為在行內人所共知,由於大家所處服務範圍有所不同關係,一直只耳聞而沒接招機會。近月本部門辦公室移師到新架步,同部門同事經多年各散東西後,首度六神合體聚在一起工作,亦因如此,有幸與傳說中的新同事C 合作共事。

咪先咪先,我明白吹水之事人皆有之,照計係無需被刻意強調到寫入傳說地步的,問題係,吹水還吹水,新同事C 卻屢屢在吹一些無謂的水,簡簡單單一件旅行韻事,甚至普通寒暄閒聊,亦要無所不用其極起勢老作胡扯,就好像前陣子大家閒話家常,問及其廣州之旅細節的時候,他酷愛吹水之習性即表露無遺,多口問句「跟團還是自由行」,亦要無組織無目的地胡說老吹跟團,可謂狠狠被吹漲了一大番。

你問何為無組織?就是當聽到跟團,再問其會住哪間酒店的時候,竟然得出「朋友重未訂酒店」的答案,哈!他和朋友兩條友跟的是甚麼團?是包團回祖國尋根嗎?要麼幹嘛跟團但酒店又可以未有頭緒?這分明就是老作事件一宗。所以呢,其老作行徑無錯係備受關注,但最為我們津津樂道的,就是上述破綻百出吹彈即破的廢棄謊言,邊聽邊逐步篤爆,總有莫名的快感運行全身。

而開始共事首週的遭遇,時至今日依然回味無窮。

話說同事們完成工作後閒來無事,最喜歡以Facebook 小遊戲消閒,而位處新同事C 鄰座的同事H 乃色中餓鬼一名,除小遊戲,亦愛運用FB 作溝女調情之用。

「H,你個Frd List 都好多女喎。」我就坐在他們不遠處,所以他們的對話大致上可以照單全收。

「多餘,唔多女玩黎罷鬼咩。」H 不喜C,自然不太客氣。

「咁又係。」C 尷尬笑著說。「你個List 入面係咪個個都識架?」

「點為之識?」H 連望也沒望一眼,只向著我作了一個「麻膠煩」口形。

「即係呢,係咪都見過面咁樣囉。」

「我個List 四百幾人,你估下會唔會個個都見過面?」

「嘻,咁又係...」C 又再尷尬笑著呈不知所措狀。

觀乎整個嘗試聯誼但被冷待過程,其實C 也怪可憐的。

「咁你有冇女介紹黎Add?」H 也察覺到自己有點過份,才再打開話題盒子。

「唔...」C 思索著。「都有,你有興趣?」

「靚唔靚先?」

「都OK 啦,你過黎睇。」只見H 看了看C 電腦後,就全身移藉到新同事C 座位格內,唔駛問阿貴,此女必定嗒得杯落。

「有冇見過?」

「佢個人都幾好動,所以都見過好幾次。」

「見過但無上過呀?」請見諒H 為人比較粗鄙。

「無無無,朋友黎唧。」笑著大動作耍手否認,是C 的招牌手勢。

「咁都好,我唔想同你做老襟。」再一次,請見諒H 為人粗鄙。

「不過可能佢真係幾正,所以據我所知,佢都幾多人追。」C 極度認真而微聲的跟H 耳語,遺憾的是,我要刻意偷聽還是聽得到的。「即係點講呢,其實我都諗過出擊,但最後都放棄。」

「放棄?」

「覺得自己配唔上佢,始終,唉...」訴說著自卑事,C 一臉會滴出淚來模樣。「總之得唔得真係好講彩數。」

「得啦,唔駛咁悲,我搞掂會寫個賽後報告過你嘆。」H 依舊目不轉睛對著電腦說。

實在很想知道這個被讚到啪啪聲的美女是啥樣子,但又不想被C 知道整個對話過程被我全程竊聽,想了想,無計,只能出下策。

「C 呀,幫我入去搞搞份野先。」係呀,我假假地流流地、名不符實廢廢地都算一頭上司,我的權力,只有這類時刻才最有用。

C 回了一聲後,就離開座位工作去,說時遲那時快,我已經閃到H 旁邊觀賞跟前風光。

初看了一眼,此女的確很正點,但坐穩定睛再看清楚,我登時大大力爆笑了出來。

「哈哈哈哈~」

「笑乜呀你?」H 不解地問。

「哈哈,佢係咪話好多人溝佢?」

「唔出奇丫,都真係幾索。」

「哈哈哈哈!!」聽畢,笑得更強更勁。

「做咩鬼呀你?」

「無,無~哈哈!」

「笑咩唧你!」

「哈哈哈哈,真係頂你兜友唔順...」

「講啦!」

「條女小澤瑪莉亞黎架低能!」

「......」

自此,同事H 就再沒和新同事C 有任何交流了。

2 comments:

pm>> said...

小澤瑪莉亞<--笑左

尖尾 said...

條友黐根架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