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4 November 2010

詭異檔案。

自從公司搬到新架步後,又與共事過好一陣子的女同事A 故劍重逢。

兩條友,排排坐,對口對面蛇著王,無聊氣氛伴著新公司簡陋裝修光管燈,甚有放榜前到長洲宿營的氛圍,而到長洲宿營,唔駛問阿貴,最佳娛樂莫過於講鬼故。

「你有冇睇司徒法正個《詭異檔案》?」我知道這個節目,陰風永遠只有司徒感受到,詭異;鬼怪永遠還沒出現司徒就拉隊離場,也很詭異;總之這樣一個避免拍到靈異物的靈異節目能夠無限量延伸下去,就最詭異。

「無,最憎睇司徒法正,假到死。」自從某晚看J2《兄弟幫》聽到司徒一番假到噴飯的撞鬼經歷後,就覺得此君甚有呃飯食之嫌。

「假?但我好鐘意睇喎。」女同事A 這樣的人喜歡看,我不會感到意外。「但你信唔信有鬼先?」

「咁又無話信唔信,不過鐘意聽就真。」我喝著茶說。「聽妳聲氣,貌似有鬼故可以出賣喎。」

「都算有啦,你有冇興趣聽先?」女同事A 滿有雅興問道。

「反正悶悶地,黎啦喂。」沉悶的一天,來到這刻終於有點世藝。



「件事大概發生在我十歲咁上下時間...

「咁即係都有廿幾三十年喇喎。」

「......

「咁都記得,證明你寶刀未老。」

「...點先家陣?

「哈哈,繼續繼續。」

「咁呢,因為家人一向唔多管,所以就算入左夜,我同哥哥間唔時都會落樓下士多買雪糕。以前我地住舊式屋村,即係一出升降機就有一條好長走廊連接住家家戶戶果種呢,而咁岩得咁橋,我家就位處走廊近尾的一戶,所以每次出門,都要經過一條長長走廊。

「唔唔,我明個地理環境,我孩提時都係住呢類舊式屋村的。」

「係?咁你都明以前走廊燈幾暗架啦,話說某晚,入夜後我又同哥哥打算落樓下買雪糕,好衰唔衰,唔記得邊個親戚送左個鈴鈴比我,就帶埋個鈴鈴出門了。

「鈴鈴?你意思係以前細個興過一排,比兩蚊抽一次果種噹噹?」

「唔係唔係,係前端有個鐘,跟住有枝棍比你拎住搖出聲果種鈴鈴呢...

「哦!《彊屍先生》用黎指揮彊屍果種!」

「係喇!係果種!

「整鬼你搞咩送樣咁野比妳,妳親戚林正英黎架?」

「林你個頭,我唔記得點解會收到喇...

「你咪打斷歌柄先啦煩!

「咁我帶住個鈴鈴同哥哥一齊出門,小朋友嘛,就邊搖著鈴鈴邊慢慢行,由我家的近走廊尾,不斷搖不斷搖,經過每家每戶都沒停過,直到來到大堂等升降機仍然持續著搖鈴。

「其時一直都沒甚麼異樣,我亦無所事事繼續搖著,在大堂等了沒十多秒,升降機門打開,跟哥哥見內裏空無一人,就邁步入內,誰不知一踏到上升降機內,升降機突然向下墜了半格,即係整部升降機跌左半層,眼前呈現半棟升降機牆和半層樓層。

「當時豆釘咁細又心野,邊識諗危險喎,就即時夾手夾腳跟哥哥爬回上自己住的那一樓層。爬到上去,無啦啦比部野咁樣嚇一嚇,驚魂未定,就放棄落樓下買雪糕,急急腳跑返屋企算數了。」



「完喇?」我見女同事A 停了好一陣子才開口問。

「完喇,你重想有咩呀?唔通比隻鬼追住咬呀?」女同事A 無癮地說。

「咪先咪先,成件事好似無咩跡象係鬼搞囉唔該,以前升降機安全性較低安檢較差,咪容易壞囉,你地不過係咁橋入左架壞升降機唧。」我沒好氣地說。

「車,你聽咁耐,原來你都領悟唔到。」

「有咩需要領悟呀?」

「當時年紀小當然唔識諗咁多,但當人大了回想返整件事,就覺得整件事十分巧合。」

「巧合?」

「你都知傳統上搖個鈴鈴有咩作用啦,招魂招鬼嘛。

咁我由走廊尾一邊搖一邊走、一直走一直搖,搖到去大堂入升降機,

結果,超重了。」


抽口涼氣呻啖茶,其時已經六點二十多鐘,跟女同事A 示意夠鐘散水,就揚長放工而去。

5 comments:

火影 said...

過重都比你諗到!佩服!!!
屋企一直吾比掛風鈴吾知有冇關系呢?

素顏天使™ said...

結果,超重了。 <---呢句最勁!!!!!

chaumet said...

成件事最有詭異就係佢親戚送個鈴鈴過佢!!!!!!!!

袁健健 said...

火影:
其實我一直都盼望屋企風鈴,感覺優閒~

素顏:
呢位客倌真識貨,
句野真係修改過無數次。

chaumet:
我都覺怪,但世事就係咁怪。

Anonymous said...

我想對你個女同事講.........粗口.

(sorry, 第一次留言就留"粗口", 真係唔好意思.)



真係見過鬼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