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30 December 2008

打呵欠。

相隔年幾,終於的得起個心肝爬字了。


是晚走完堂、單拖四圍行食完飯後就彈上巴士番歸,一向覺得戴著帽塞著耳筒特別不羈特別浪子,所以甫上到巴士上層,就取出耳筒Play 新DL 的大塚愛邊聽邊倚窗聚焦遠方,嘩,窗外風景不斷轉變襯托著如此造型的男孩子,就算現在相隔幾個鐘諗起都覺又有型又Man,但型還型,緊記星期三星期日唔好照版煮碗,記得某次跟友達遇著前座麻甩佬凝造著同等形象,正心底暗罵「人做你又做」之時,百密一疏,麻甩佬耳筒隔聲度太差,「一~出閘」之聲此起彼落,噢,聽馬就唔型唔不羈,兼且有陣陣賭徙輸光輸淨諗跑數的興味了。

悠然自得的扮著型,當聽到第三首《バイバイ》之時,奇怪事情就發生了。自身焦點雖聚在窗外,但眼角的殘餘視線卻被若干郁動之物干擾著,八卦的向事發地點鄰座(隔離行)張望,嘿,好一對考古學家,嘴得激烈我還可以隻眼開隻眼閉,但大庭廣眾之下嘴到上下其手、摷來摷去掘恐龍化石一樣,又真係幾令人眼火爆的。試問香港地有邊個麻甩仔沒打過Wargame ?始終小伙子有家庭負擔銀根又缺乏,要胡亂爆房又唔係話做就做的,所以年青人的Wargame 行為我係特別理解特別歡迎。說回旁側的兩條人,雖然背對著我,但男的毛髮疏疏落落,女的一把長髮顏色暗淡沒光澤,分明就係中男中女各一名,大人當然亦有Wargame 權利,只不過從前小伙子是技術上需要,而成年人是形式上需要罷了,但就個人經驗之談,巴士充滿暗格死位,加件風褸多加小心的話,基本上兩條友可以由頭做到尾的,但咁多空位好幹唔幹,因乜解究要選巴士中段隔離重要有人的位置去大幹特幹?

我在想,香港地,變態的人真係越來越多。

我是一個很八卦很鐘意探聽人家隱私的麻甩仔,雖然男女主角俱不吸引,但既然有真人Show上演,我又不太介意關掉音樂專心欣賞表演。由於乘客不多,音樂一沒了,就是陣陣的行車聲音,我不甘的暗暗側耳傾聽,我只可這樣說,這兩條友是堅喪唔係假喪,大塚愛的歌聲沒有了,取而代之就是粉男女傳來的大自然之聲,淡淡的流水溪聲,配上一陣一陣的微弱蟬聲,間唔中還會出現粉男的「嘩嘩」聲,哈哈!我差點沒以為自己身處《痴漢列車》的拍攝現場。仍然係上述宗旨,少男少女的我會理解,中男中女的,你慾火焚身到做到底我會即席寫個服字,但現在曖曖昧昧的局限於考古鑽探工作,為啥不科水找個好地方更深入探討一下?金融風暴真係咁勢兇夾狼,搞到渣都無剩?

我作狀的「咳」了幾聲,男的右手停一停,望兩望見沒異樣又重覆那門子動作,形態就好像職業大盜專心開鎖一樣,可謂十分虔誠。沒多久巴士駛到總站,斜眼望見中女整理一下後,兩條粉友頭也不回的就嘻嘻哈哈走落下層去了。

我望望那兩張還殘留著Pat印的坐椅,忽發奇想,如果這是一套描述變態行為的獨立電影情節的話,最後這一幕,就會是我這個第一身敍事者走到椅子跟前,用手感受著椅面傳來的陣陣餘溫,接著從側面來一個Close Up,第一身敍事者忽然狠狠的往那椅面位置由上至下、來來回回的「奶」上兩三野,大功告成,出字幕。

我在想,香港地,變態的人真係越來越多。

7 comments:

難渡怖山car said...

WARNING: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警告:本物品內容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或出借予年齡未滿18歲的人士或將本物品向該等人士出示、播放或放映。


1/ npnt & nvnt

2/ 「咳」了幾聲...
遇著雙方真刀真槍撕殺正酣:
->隻身犯險勸交。
->保持安全距離,奏樂助興;呢首曲,送禮自奉,無以尚之。單撈定,無壞。

3/ 陣陣餘溫...
揩親都會大肚㗎!

潤滑KY said...

難渡兄,
下次再遇,奏樂助興就無謂,加入戰團,立炮助陣倒係有番d興趣~

Anonymous said...

咪制啊!如果係,都要擔仔,排頭位。

難渡怖山car said...

Erratum - 擔凳仔

nike shoes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splendid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yiwu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