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6 October 2007

尷尬了。

上星期某日收到好友A 電話相約茶聚,見近月掟埋太耐加上對方又盛意拳拳落足嘴頭,約好時間後,就應邀出席。

比預定時間早到,得悉蛋撻奶茶乃此店名物,就先點了一套邊食邊等。

「咦,咁早到?」食物未到,好友A 已經坐到跟前卡位。

「差不多啦,只要唔係約晨早,我好少遲到。」我一向懼怕生保,因朋友間陳年沒見而萌生出來的生保就更深得我憎,始終由曾經攬頭攬頸,卻因時間洗禮而漸變生疏門面化的感覺並非人人承受得來,所以每次出現舊朋友聚會,總會使出九牛二虎之力彈出無數話題以避無話可說的尷尬局面,這種刻意用力過度,實屬不可改變的壞習慣。

「嘿嘿,知唔知無啦啦做咩約你出黎呢?」好友A 跟侍者叫了一式一樣的食物。「其實上兩個月我撞番個你同我都識的朋友,佢話想知道你近況,所以就約你出黎。」

「你意思係舊同學?」當下就聯想到中學男校時代的一堆舊同學。

「唔係呀。」好友A 呻了一小啖奶茶繼續說。「唔...你記唔記得邊個Zikey?」

「Zikey?點串?」中學時代話遠唔遠,箇中人物事情細節,又唔係話記就記得起的。

「有冇搞錯呀!隔離校呢...」好友A 說著目略露兇光、頸泛青根,完全唔明白因乜解究緊張得咁緊要。「你地拍過個幾月貨仔拖架!」

「哦!我知,好矮腳好短但頭髮好長果個。」水過鴨背式的戀愛,加上情侶間有幾何會用洋名相稱?醒唔起就醒唔起,沒大驚小怪理由。「咁你都認得番佢?」

「都係佢叫我先咋。」好友A 咬了一口手上的酥皮蛋撻,酥皮被牙齒折破的聲音,連坐在對面的我都清楚聽得見。

「嘿~咁耐無見無啦啦想見番我?」腦海不禁泛起陣陣邪念。「講起諗番同佢以前段日子都覺得蝕蝕地。」

「蝕?男人都有野好蝕?」

「女守得住的話,一定止蝕,但我地男唔同喎,搞唔到野的話,每一刻都感覺蝕卓。」我喝著奶茶搖搖頭,所謂雄性動物,思想就係咁幼稚咁俗不可耐,完全跟人格無直接關係,我估。

「咁凡事又唔可以咁計,大家都有付出唧。」不知何故,往時麻甩仔一名的好友A 是日搖身一變成為吞吞吐吐衛道人仕,言談保守到不得了,換作舊時,大家一定Man's Talk 一大番,所謂Man's Talk ,字裏行間狀甚優皮高格調,但撕開表層甜美朱古力糖衣,內涵除了自我放大唔經大腦,其實就只有波經溝女經兩款,熟一點的加料性經,單調低級到難以置信。

面對好友A 這種無啦啦異於常態,我想就是好友間由稔熟變生疏的初期徵狀。

「嘿嘿,不過好彩都蝕唔哂,話哂都拖過嘴過睇過摸過受寵過,係爭形式上少少野唧~」言談上亂來,但我其實一直致力保持著某層面上的天真,當中「交出私密閨房事能夠有效消除朋輩間隔膜」就是其中一項中心地標,所以當下子就試著引領出更多自家私房事來挽救我倆間出現腐化跡象的好友關係。

「唔唔~」好友A 不投入的喝著奶茶左顧右盼,跟記憶中的他大大不同,就好像換了另一個人一樣。「咪講咁多啦,一陣佢都會黎架。」

「車,驚咩,圍內傾咋嘛,見到自然會變番正經有為人仕啦~」我乾笑了兩聲,老實說,我掛心著好友A,我想,交朋友故之然要主動一點,但其實維持朋輩關係更需要付出雙倍力度才可,若然彼此都只等著對方作主動而不聯絡的話,關係就會像座廁小香菇一樣,香味由初始濃郁芬芳慢慢隨歲月流失揮發,直至索然無味、搶救無效棄掉收場,再也回不了頭。「係喎,家下佢變成點呀?有冇高到瘦到?」

「唔~身型上無咩大變,但塊面就瘦左少少。」好友A 抬頭作思考狀。

「哈哈~最緊要上圍無瘦到就得喇啦。我靜靜雞話過你知,可能佢中學時著到又冷衫又盛密密實你唔多覺,但其實佢果陣同我一齊時已經係估唔到咁大咁勁囉,跟住有一次上黎我屋企時一除件校服,我係呆左三四個呆,跟住重...」正想繼續落去的時候,店門打開,走入一副熟悉的面孔,雖然多年沒見,但一看就意會到是話題中人,我即時收口向好友A 眨眼示意。

Zikey 從店門張望著,我稍為掦一掦手,就微笑揮揮手向著我步來,坐在卡位看著她由遠至近慢慢走到跟前,看著看著,她確實變得比過往更有味道更吸引人。

「你無咩變到喎,除左肥左之外...」Zikey 笑容燦爛的向著我說,唔,好迷人。

正打算撥撥髮尾懶潚灑回答幾句預先設計好的幽默答案的時候,不禁被眼前匪夷所思的境象嚇得大腦停止運作長達十來秒...

只見Zikey 緩緩的坐到好友A 身旁位置,隨手就拿了好友A 的熱奶茶嗒其口水尾,不特止,還雙手蹺著好友A,令剛被熱烈談論著的宏大胸部頂住了好友A 手臂位置,再用接近耳語的聲音嬌嗲的說:


「豬B,你黎左好耐喇~?」


傾刻間,視角忽然收窄、聽覺突然失靈,周遭變得靜英英無厘生氣,就好像全宇宙只有我和他和她一樣,面對著此等景致,我只懂得擘大口,眼巴巴看著靈魂從中泌出,緩緩飄出店外,剩低的,就只得一個窿,一個我想捐但捐極捐唔入的窿,而在窿的深處,可以窺探到一夥心,一夥淆底到爆的心。

過了接近半世紀時間,我才手震震的提起點了良久但沒郁過的馳名蛋撻,其間一眼都不敢正眼望向好友A...

我向著手中的蛋撻緩緩咬下,從中傳來清脆的「啪」一聲,酥皮被折破,吃得碎皮滿枱都係,隨著頭上的搖扇一吹,酥皮碎散落至滿地,要接都接不來。

一切就好像好友A 跟我的友好關係一樣,支離破碎。

11 comments:

肥B said...

超糯...

祁佳仕 said...

"一切就好像好友A 跟我的友好關係一樣,支離破碎"

相比之下,我諗Zikey同A既關係會碎d..
因為女生一般都唔會同現任男友講太多同之前男友一齊d野,特別係肌膚同肉體之親既topic,就算有都冇話,就算好親密都會話唔及同現任男友親密...

潤滑KY said...

唔好話女啦,男都一樣,
最好四張幾野都話先前未試過,
試過都係一次起兩次止,咁就最fit~

不過呢方面就男著數過女,
男起碼可以演技搭夠,女既就相對無計喇。

祁佳仕 said...

"最好四張幾野都話先前未試過,
試過都係一次起兩次止,咁就最fit~"

--no, 這樣我是"藐"的..

祁佳仕 said...

講漏了tim, 男生通常都係風流既受歡迎多d...如果仲要擺出一個姿態係會為左一個女人而改變佢風流既性格的話,那就更加殺食,因為有好多女生都有舖改變男人的癮...

潤滑KY said...

死喇...
等我一直以來重篤信城城套三十歲處男論係最正氣最溝死女添,唔怪得今時今日我會搞到咁既地步啦,比城城害死~~~等我重保存左咁耐:p

你口講0個種男孩子,擺姿態歸擺姿態,到一切到手,九成都係繼續風流,要改變千古以來呢種劣根性,萬變不離其宗,閹左佢罷啦~

不過到時恐怕輪到女孩子0個邊唔制咋...

祁佳仕 said...

---從今日開始當個情場殺手鬼見愁都未遲啊 ^o^

"你口講0個種男孩子,擺姿態歸擺姿態,到一切到手,九成都係繼續風流,要改變千古以來呢種劣根性,萬變不離其宗,閹左佢罷啦~"

---你講得好0岩丫,所以有d女生以為可以改變一個男人又或者以為一個男人會為自己而改變實在太傻了...依我觀察所得, 就算果類男生會改,都只係為自己而改...

潤滑KY said...

男女都好啦,要對方改變都係不切實際...
假若男孩子有日忽然回頭是岸,一係信左主,再唔係就因為力有不逮無以為繼,兩者都有悲哀~

尖尾 said...

哇真係超級大老尷,我係你就即場hum頭埋牆喇~~

handmade jewelry said...

I like your blog

materials said...

Good Blog, I think I want to find me, I will tell my other friends, on all!
aoc power leveling